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

2011年11月1日星期二

河東獅吼餵人奶


河東獅吼餵人奶

藍月之夜,一位年長女士走進一所戒備森嚴的建築物,向坐於桌子前的女生說:『你好!我是來接回我兒子的。』

女生跟著走入房間,帶了一位體魄強健的精壯青年出來,她隨之向年長女士說:『成太!你可以帶你的兒子離去了!』

他們走至街上時,成太立即破口大罵:『你這個不肖子,我早就叫你不要娶若男為妻,你又不聽,現在弄到如斯田地,你兒子也剛出世,離婚又不是!問你今後如何過世?』

成刺身默不作聲,他只是垂下頭,不敢反駁家慈的強烈批評。

過了一會,刺身才哀怨地回應:『兒子未曾出世前,她不是這樣凶猛的呀!』

成太見愛子為媳婦辯護,更為怒火:『這是你看不透,若你早聽我講,娶鄉下的表妹為妻,現在就樂也融融,什麼事也沒有。』

刺身不敢再說話了,他只是聽著母親在訓斥他去年一意孤行的婚姻。

回到家裡,母親取出跌打藥酒,著刺身坐下,氣憤地說:『坐下吧!全身傷痕累累!人家說,餵哺母乳的嬰兒,長大後會醒目過人!看你?連老婆也管治不了!』

成太為兒子塗跌打藥酒時,刺身說:『我也希望我的兒子將來健康和聰明過人,所以現在若男也以母乳餵養兒子呀!』

成太跟著停了手,再憤怒地說:『最怕你的兒子將來跟你今天一樣,惡性循環,又被老婆折騰呀!』

母親為刺身塗完跌打酒後,他站起來,正想離去時,母親呼喊著他:『你去那裡呀?』

刺身畏縮地回答:『我回家去!』

母親馬上按捺不住,疾言厲色地說:『你還敢回家?作賤自己嘛!』

刺身慌忙地回答:『我想見一下兒子而已!』

成太才沉默起來,讓她的乖乖離開。

刺身回到家後,妻子正坐於客廳看電視。

他誠惶誠恐地對妻子說:『老婆!我回來了!』

若男怒言向他說:『你弄什麼花樣呀?你母親著你回到家後,打電話給她報平安呀!』

刺身跟母親講完電話後,才發見梳化椅放了枕頭和被子。

悍妻對他說:『今晚你再睡客廳,以示懲戒你行為不檢,如此小小傷痛也向母親訴苦!』

刺身梳洗後,從浴室出來,梳化椅上的枕頭和被子,竟然不見了。

片刻之後,若男從房間出來,向他怒言:『若果你再被社工轉介去虐男庇護中心,叫我接你出來便可,不要告知你母親,弄得我沒面子,知道嗎?』

刺身垂頭輕聲地回答:『知道了!』

若男再對他說:『跟我返入房睡吧!下次我就不會如此輕易饒恕你的!』


在大自然裡,雌性動物在哺育幼兒期間,是非常凶惡和具有攻擊性的。這種行為,是否也存在於人類的女性身上呢?

心理學家最近做了一項研究,研究對象全是年輕女性,她們被告知與一位女生玩電腦遊戲。若果她們贏了,便可按動電腦上的鍵來懲罰對方。

其實女生是一位演員,她坐於一間隔音房內,與「被研究的女生」隔著玻璃相望。「被研究的女生」可以控制電腦的鍵盤,使隔音房內發出惱人的聲浪,「強度」和「時間」由她們來決定,以懲處玩輸了遊戲的對手。

事實上,「被研究的女生」只是跟電腦在玩遊戲,她們是十戰七勝的。

坐在隔音房裡的女演員,是根據「被研究的女生」的按鍵「時間」和「強度」,做出受著強烈聲響刺激時,臉上流露出難忍的表情。隔音房內根本是沒有聲音的。


被研究的對象分成三組人:第一組是餵哺人乳的母親;第二組是以奶粉育嬰的母親;第三組是未曾生育過的女生。

研究發現,以母乳育兒的女性,按下「懲罰性鍵」的時間最長,強度也最大。未曾生育過的女性就最為純良,按下「懲罰性鍵」的時間最短,強度也最小,但她們與以奶粉育嬰的母親差別不大。


研究結論是:以母乳育嬰的母親,是最具攻擊性的。

然而,餵哺人乳的母親,在做出了「懲罰性」或「攻擊性」行為後,血壓較其他兩組女性為低。

各位優雅的男士,這項研究有一處不幸的發現:原來女性的咆哮,對她們是起了減壓作用的!阿彌陀佛!

嗚呼哀哉!親愛的文質彬彬男士,你們看完這項研究,唯有慨嘆:『為何阿媽生我不是女人?』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