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

2013年9月25日星期三

羊群效應毀創意


羊群效應毀創意

週六的傍晚,十多二十位大夥兒在一處臨近海濱的簡陋小食店進食。他們有男有女,果腹後便匆匆離去,為的是拍攝夕陽的景緻,以參加一項攝影比賽。

眾人離去後,木棚搭成的小店也隨之變得寧靜起來,一位年近三十歲的女生,從後走近一位背向著她、攜帶著攝影器材的獨坐男生。女生站立於男生背後片刻,男生正在飲著他杯子裡剩餘的奶茶。

男生放下茶杯,女生才走過他的身邊,然後坐了在他對面的座椅。雖然男生一直獨佔了一張四方型木檯子,但女生不敢坐於他側旁的椅子,免得太過唐突。

女生坐下後,她未曾開腔,男生先發言:『思晴,那麼巧合!參加了你的婚禮後,差不多一年沒有見過你了。』

思晴沒有回應男生的寒暄說話,她隨意地問:『你是否跟朋友出來攝影?為何他們離去而你還坐在這兒?』

從丹躊躇了一會,尷尬的眼睛才作出回答:『雖然我參加了攝影會,但我跟其他人只是異檯食飯,各自修行。』

思晴凝視著從丹的怪異臉色,沒有再追問下去。從丹為她拍攝婚宴的晚上,她已感知道從丹是一位獨來獨往的男生。他甚少在婚宴裡,跟其他拍攝者交談。

從丹見思晴沒有回應,他便轉了話題:『為何你會獨個兒在這裡的?』

思晴頓露困窘的神色。她待了片刻才回答:『我來探望凌秋的祖母。』

從丹若有所悟地說:『哦,我記得在你的婚宴裡,司儀曾經講過,你是在做義工時,認識了凌秋的祖母,她才介紹自己的孫兒給你認識,成就了一段姻緣。那麼,為何凌秋沒有跟你一同來?』

困惑的雙目回答了從丹的問題:『凌秋出了門。』

這時一名少女在海岸的沙灘走過,從丹馬上取出相機,以非常興奮的語氣向思晴說:『風景中有人物,可以襯托出比例,也可添加氣氛。』

思晴以微笑回應從丹的奮語,她沒有作出任何聲響。

從丹跟著說:『我要趕著太陽下山前拍攝一些照片,再見!』

話畢,從丹提起相機袋和三腳架便轉身離開。

匆匆的背影,並未消失於思晴眼前,從丹便轉身,他返回小食店原先佔據的檯子坐下,失望的面容對思晴說:『遠方的少女走得十分快,轉眼間已經不見蹤影。』

思晴回以思索的目光,她沒有即時作聲。

一會兒後,沒有期盼的耳朵,傳進了柔弱的軟語:『倘若你不嫌棄,或許我可以幫你手的。』

失落的臉蛋,漸漸地露出了光澤。二人跟著站起來,步向初現金黃的海濱。

從丹拍攝了多張照片後,他從相機袋取出長焦距鏡頭來更換,隨之把相機置放在三腳架上,然後繼續拍攝更多的照片。

夕光於單鏡反光數碼相機的「啪啪聲」中漸漸消逝,紅黃的晚霞也沒有維持許久,就被夜幕所逐去。

從丹走回他的攝影愛好者朋友的群體中,他們便步離這處再沒有拍攝光線的環境。眾人並沒有詫異從丹身邊多了一位比他年輕數載的女生,因從丹素來也是一位無法理喻的獨步者。

三個月後,從丹在鬧市的街上遇上了凌秋。凌秋的手臂被一位花枝招展的少女挽著,但他仍然主動跟從丹打招呼。

凌秋隨口跟從丹說:『我看見你得獎的攝影作品,雖然是一幅「剪影」的照片,但我認得到影中人物是思晴。』

從丹頓時有點兒口吃地解釋:『我只是巧合地遇上她,她自願當我的影中人而已。』

少女隨之望向凌秋,嗲聲嗲氣地問他:『誰人是思晴?』

凌秋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他笑完後,才以自豪的語調向少女說:『你不用太過緊張,思晴是我的前妻。』

凌秋再跟從丹講了數句恭賀的典型說話,他們便分道揚鑣。

從丹前行了數步,他突然轉身,凝望著一雙卿卿我我的背影。霎時間,思晴於海濱木棚小食店,被他問及為何凌秋沒有陪伴她去探親所呈現的困惑神情,頓時浮上了從丹的心頭。

夜色的床上,從丹凝望著天花板許久,他才取起手提電話,然後撥打出去:『………,下一個週末是否有空閒時間?我想邀請你吃晚飯,以表謝意。』

靜寂了一會的電話耳筒才作出回應:『你跟你的朋友慶祝便可以了,不用客氣吧!』

沒有遲疑的語音即時作出回覆:『下個週末晚上是我們攝影會大夥兒聚餐,但我跟他們沒有甚麼話題。況且,那是一頓自助餐,我們可以坐於一張獨立小檯子的。』

一個星期後的晚上,他們二人於地鐵站見面,然後一同前往酒店的餐廳。他們吃著晚餐時,從丹沒有提及他遇上凌秋的事,他只是展示智能手機上當晚海濱的作品給思晴看。憑藉女人的直覺,思晴從從丹這晚的神態和談話語調,感知道從丹似是知悉她的近況。

晚餐結束,他們離開酒店時,從丹問思晴:『我送你回家吧!怎麼樣?』

思晴沒有遲疑便點頭同意。

他們到達思晴所住大廈門前,思晴才問從丹:『今晚我們獨自坐於一角,你跟攝影會的朋友也甚少交往,但此次攝影比賽,你參加的攝影會,只有你一個人得獎。為何會如此奇怪?你經常也離群,與朋友也合不來,怎可以分享到攝影心得?』

從丹躊躇了一下才回答:『我也不太清楚,我習慣了孤身獨行。』

思晴再說:『我感覺他們似是排斥你。』

從丹沒有回應思晴的敏銳觀察。

思晴凝視了他一會,沒有再追問下去。她跟著與從丹道別,便轉身走進大廈。

此刻從丹才敢於開腔,他向著思晴的背影問:『我可否再次找你作影中人?』

思晴暫停了腳步,她沒有轉身,只是背著從丹點頭,跟著才繼續前行,她的背影很快便消失於從丹的眼簾下。

沒有面對面的應允,卻是含蓄的無言承諾。


一些人喜愛獨來獨往,一些人的生活能量來自成為群體的一部份,這兩類性格截然不同的人,他們的創意會有何分別呢?

在八月份的「實驗心理學」期刊上,刊登了三位心理學家在這方面的共同研究報告。

俗世的觀念,充滿創意的人是較為孤獨。究竟是因為這些人的創意反傳統,造成被社群排斥,或是社群的排斥,燃起他們的創意呢?

這三位心理學家做了兩項研究。第一項研究發現,沒有追求「獨特」慾望的人,「社群排斥」並沒有增加他們的創意。只有渴望「獨特」的人,「社群排斥」才會增強他們的創意。

第二項研究得知,生活和行為模式較為獨立的人,「社群排斥」才會激發他們的創意。

研究的結論是:以作為社群一份子而取得生活能量的人,心理上會造成「社會壓力」,他們便要「認同」該個社群的習性和理念,這就侷限了他們思考的「多樣性」。追求生活模式「獨立」的人,萌生「獨特意念」就更加「增強」他們的獨立性,「社群排斥」就再鞏固他們的「獨特意念」,致使他們更具創意。

12 則留言:

  1. 終於有新作啦!

    我喜歡一個人多啲,唔使應酬人
    所以我喜歡五姑娘多啲。

    回覆刪除
  2. 卡臣:

    這項研究報告應該作一點補充,「群體」跟「個人」一樣,是有既定「習性」和「行為模式」的.而群體裡的人,行為和思維也會逐漸被「群體模式」所同化.這項研究的「獨特」之處,是群體分享意念,群策群力之餘,卻摧毀了創意。

    回覆刪除
  3. 佛爺:

    見到你有新作,我最初仲戴「有色」眼鏡嚟睇添,點知睇到最後,一d「慾搏」情節都冇,後來定神一看,先發現原來呢度係「古今中外」,唔怪得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世純:

      此地是:無色,無味。好令你失望,嘻嘻!

      刪除
  4. 回覆
    1. 校長:

      這項研究反映「常識」會有錯,世間不一定是「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的.

      刪除
  5. 我都係鍾意放假一個人靜靜地休息...怡然自得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奕山:

      我作故的時候,連音樂也不聽,環境是完全靜寂的。

      刪除
  6. 排斥亦有可能係出於妒忌,即係話,本身鶴立雞群嘅人較易受到排斥,而唔一定係被排斥而激發創意。

    回覆刪除
    回覆
    1. Arm:

      這個研究項目由三位心理學家合作而成,他們不會忽略「妒忌」的因素.我沒有寫出他們的研究步驟,因為太過煩悶,沒有人有興趣看.「妒忌」因素是被他們撇開的.

      刪除
  7. 我覺得自己的生活、行為模式較為獨立,就是欠缺創意!

    回覆刪除
    回覆
    1. Jessica:

      創意不一定是藝術,可以是煮食或其他事宜.創意可以是在不同生活領域的.

      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