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

2013年10月15日星期二

甘願被「虐待」乎?


甘願被「虐待」乎?

「十四巴港女」雖然在香港九龍土瓜灣大發雌威,但她的「掌摑」卻風靡全球。世人的觀念會認為,「奴隸獸」必定是「弱男」。然而,心理學家告訴我們,「奴隸獸」可以是孫悟空,一個翻筋斗可以去到十萬八千里,只不過他跳不出如來佛祖的「手掌」而已。

近日美國有一位法律專家提出,寬待家庭暴力的「施虐者」,他認為「被虐者」是享受這種「愛與恨」的關係,他們才不會離開「施虐者」。

法律專家的這一見解,引發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一位心理學教授批評。教授於2013年3月撰文指出,增加處罰的確無助阻止「施虐者」的行為。最有效的方法是從教育著手,這是1970年代「被虐待婦女運動」的一致共識。然而,教授揚言,肯定沒有一位調解家庭暴力的專業人員,會認為「被虐者」是享受被虐待的。這是一項荒謬的見解。

教授提出了他的數個觀點,也批評法律專家無知。

「被虐者」可以是任何階層、任何性格和任何性別的人士。教授在20年前就遇過一位性格獨立和剛強的女性求助者,該位求助者兩隻手臂也傷痕累累。在整個輔導過程中,教授得知她渴望男友終有一天會結束虐待她的行為。為何「被虐者」會有如此奇怪的心態呢?

在隨後的一項研究裡發現,「被虐者」對「施虐者」有著「正面」的評價,超過一半的「被虐者」,認為「施虐者」是「高度可依賴」的人。

而且,不少「被虐者」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其中一項病徵,就是「心理分裂」。這些「被虐者」害怕回憶可怕的被虐待經歷,心理上把這些「經歷」遺忘,致使他或她沒有離開「施虐者」。

此外,「被虐者」可能在生活上依賴「施虐者」,而他或她的朋友,也是「施虐者」的朋友。

還有,「被虐者」擔心離開「施虐者」後,會受到更大傷害。統計數字顯示,七成因嚴重家庭暴力而受傷或死亡事件,是發生在「被虐者」離開「施虐者」的時期。最大的障礙是「被虐者」會為此而感到「罪過」和「羞愧」,從而產生「自責」心態。

教授這一點見解,佛爺真是無法理解。不知是否有「高人」,可以頓悟箇中意義?

最後,教授指出,該名法律專家力言「被虐者」是享受被虐待,更加令「被虐者」產生「自責心態」,無形中阻止他們離開糟透了的環境。

教授這篇文章不是研究報告,而只是表達他反對法律專家見解的觀感。但這文隨後的數十則留言,卻教佛爺詫異。

一位名為安娜的女士指出,「被虐者」之所以不離開「施虐者」,是因為「被虐者」成長在一個充斥虐待的家庭,所以他或她,產生了錯誤的觀念,以為「愛」就是存在著「被虐待」的。

一位認同安娜見解的女性說,她自己母親是一位「自戀狂」。她從幼年開始就受到母親「無情的貶抑」,母親希望她是一位失敗者。致使她成長後非常自卑,無法接受男性的追求,直至她母親離世,她才醒悟到自己虛耗了青春。可是,她已經踏進了中年,就算結婚,也不可能生兒育女。

這名女士的文字簡單而很有感情,教人閱後溢出同情的眼淚。然而,她的留言,卻激起數位附和她的女士認同。這些女性也剖白自己有著「自戀狂」的母親,以致她們受到男伴「暴力虐待」後,也沒有離開這些男人。

教授也不時回應這些女士的留言,感謝她們讓他得到寶貴的真實情況,以及對其他被虐者提供正面的幫助。

這些留言教佛爺想起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女心理學家「凱倫‧霍尼」,她的挪威遠洋輪船船長父親,也是一位宗教狂熱者。凱倫從小就被父親貶斥,致使她在九歲時便立志要做一個聰明的女孩。

凱倫在就讀醫學院期間,戀上一名法律系男生,他是一位有婦之夫。在二十世紀之初社會風氣保守的中歐德國,是一種非常「越軌」的行為。但她我行我素,不理俗世的眼光,最後與該名男生成親。可是,他們結婚十多年後,她的丈夫生意失敗,變得非常神經質,對凱倫施以「精神虐待」。凱倫終於忍無可忍,她離開了丈夫,帶同三名女兒去了美國。她就在美國成就了她的學說。

這位於1920年代她剛出道時,就在雜誌撰文批評當時已經德高望重的佛洛伊德不了解女人,凱倫力辯女人根本沒有「妒忌陽具」的心態。而且女人的自卑,也不是因為她們缺少了一條陽具如此無稽。她晚年時,再度墮入愛河,與一位比她年輕十多歲的著名精神分析學大師相戀,也轟動學術界。

除了數位被「自戀狂」母親折磨成長的女性,道出她們起初不懂得離開「施虐者」外,還有一位被丈夫虐待了31年,才離開丈夫的女人,她的長篇文字也十分感人肺腑。這名女士離開她的丈夫後,返回校園讀取學位,還贏得了獎學金,畢業後擔任輔導被虐待女性的工作。

另有一位被丈夫折騰了十一年的女士,她的血淚之言,說她丈夫猶如穿上披甲的持刀武士,也教人同情她的辛酸。

然而,最教佛爺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女性「施虐者」的留言。她與丈夫過了十二年的快樂生活,丈夫是一位盡責、愛護女兒和小動物的男人。但好景不常,丈夫突然瞎了眼,她承受了照顧家庭的重擔。她的丈夫希望住近他的父母,而他們的兩名女兒就要在20哩以外的地方上學,致使她每天也疲於奔命。慢慢就患上了抑鬱症。

雖然她接受了精神健康的輔導,但也沒法避免地形成了她以暴力虐待家人的行為。

這名不幸的女人,後來被判監禁,兩名女兒的撫養權也交給了她丈夫的家人。

重獲自由之後,她什麼也失去了。這時她才意識到,她自己成長在一個混亂凌亂的家庭,她的雙親以拳來腳往來解決家庭糾紛和擺平爭執,也以同樣手段對待子女。致使她在自己家庭出現困窘時,她就不其然地採取她父母的方式去解決問題。

這些留言之中,有一位女士的見解頗為觸目。她在飽受有著強勁控制慾母親的折磨中成長,她說人們視結婚和生兒育女是理所當然的,其實想要生育的男女,應該要經過考核和心理評估,才可以生育,以免禍害了下一代。這名女士的言論雖然是不可思議,但從中也可得知,她經歷的心靈創傷是刻骨銘心的。

正如教授所言,「被虐者」不離開「施虐者」的原因,是相當錯綜複雜、超出人們所能想像的範疇。這篇帖子不是要提供答案,而只是希望掀起一點思考的空間而已。

8 則留言:

  1. 唔怪得有男人甘願被犖摑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卡臣:

      不過奴隸獸可能以為,打者,愛也!愛者,刮夠十四吓啩!嘻嘻!

      刪除
  2. 佛爺:

    我覺得「被虐者」唔離開「施虐者」嘅主要原因心理方面嘅問題,有童年陰影或者係創傷之類,好少係為咗金錢、生活而唔走嘅,以上諗法唔包括打工仔。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世純:

      你講完我才想起一對台灣移民夫妻。女家在台南做官,叫做有些錢。男方是窮苦學生。他打老婆打到被拉入警局數次.女方的家長對她說,要買起他們的房子,踢走個老公。女方竟然話要諗諗……

      刪除
  3. 最近忽然悟出,怕老婆竟然係愛老婆的一種驗證,被操控或被虐深層裏其實在享受,從受虐中證明自己的存在與價值!

    回覆刪除
    回覆
    1. 校長:

      吾!阿彌陀佛!我都多少認同你的看法.嘻嘻!

      刪除
  4. 我一直唔明白點解甘願被打,雖然有好多學術上的解釋,但都係難以理解。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咖啡:

      我也只是「理解」教授的部份見解,卻「感知」不到他的深層次意義。我覺得願意「挨打」的箇中因素,是非常複雜的。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