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

2016年5月7日星期六

羞澀探索(上)內燃的宅質


羞澀探索(上)內燃的宅質

週五的密雲晚上,札南走進一家茶餐廳,他打量四周貼近牆壁的卡位,發覺已經填滿顧客,再沒有理會餐廳中間依然有數張檯子未有客人入座,他就轉身離去。但他未曾踏出餐廳之門,從後被一隻手掌按上他的肩膀,札南再度轉身,一位他認識的二十多歲女生示意跟她走回餐廳。

他們兩人走至一個卡位,卡位有一男一女對著坐,札南見到有陌生臉孔的女生,幾乎欲即時逃跑。但與札南一起站立著的女生跟著介紹各人相識後,札南便被迫坐了在男生那邊的座椅。他放下背包後,坐於札南對面的年輕女生映瑤,她遞上餐牌給札南。札南接了餐牌,他沒有向映瑤道謝,只是垂下頭看著餐牌,因他感到環境非常侷促和困窘,使他心跳加速,掌心冒汗。

映瑤和坐於她身邊的女生春莉是舊同事,春莉跟札南是中學同學,而坐於札南身邊、春莉對面的男生,是映瑤的表哥樹勤。樹勤是一名人壽保險經紀,春莉有意追求他,所以便著映瑤約他出來,詢問一些購買人壽保險的事宜。

札南低頭凝視著餐牌猶如稟神般,沒有任何反應。春莉就在滔滔不絕地說話,向著樹勤大送秋波。卡檯就形成了一線分水嶺,一邊是聲響不絕,一邊昰靜寂無聲。

過了好一會,映瑤輕聲地問札南:『你是否選擇了要吃甚麼?』

札南微微地點頭,他沒有作聲。映瑤便伸手著侍者落單。侍者走至他們身邊,札南才抬頭,向侍者要了一個特價晚餐。

侍者離去後,札南再度垂下頭,他不敢向前望。片刻之後,他取出智能電話,但他神不守舍,手指在手機的螢幕上亂撥。映瑤見狀,她臉轉向樹勤和春莉,不時插嘴說話。

四份晚餐陸續放在檯面,但並沒有改變分水嶺兩邊的氣氛,依然是一動一靜。

晚餐至中段,春莉不欲映瑤不時干擾她向樹勤放電,她才向映瑤介紹札南的職業:『他是一名打金技師,在父親的店舖工作。妳有甚麼金飾要修理,可以找他幫忙。』

春莉意欲給他們有點話題,但映瑤只是禮貌地回應,她沒有與札南掀起任何交談。直至晚餐至尾聲,映瑤才解下她的項鍊,然後遞給札南:『我想加一個………』

札南接過項鍊,他看了項鍊一會才跟映瑤解釋:『這樣的鑲嵌是可以的,………』

雖然札南的解釋非常技術化,映瑤根本聽不入耳,但她卻為之詫異,整頓晚飯也是沈靜的札南,竟然可以悠然地跟她作闡述。

晚飯後他們四人走出餐廳,春莉不欲映瑤跟著她,她隨之向札南說:『你送映瑤回家吧。』

話畢,她就與樹勤轉身離去。札南和映瑤凝視著他們遠去的背影一會,映瑤伸手指向她背後:『我要往那裡搭乘巴士,你要往那裡去?』

札南回答:『我也是要搭乘巴士。』

沉默的腳步走至巴士站,他們很快便上了巴士,二人也站立著,因座位已經坐滿乘客。巴士開行一會,突然下起滂沱大雨,札南從背包取出雨傘。

十多分鐘後,映瑤對札南說:『我要下車了,再見!』

映瑤隨之走至巴士中部的門,札南尾隨她,她沒有作聲。巴士到站,車門打開,札南舉起雨傘,二人一起踏上浸著雨水的路面。雨傘下褲子的雙腿,似是感知道裙子的走向,他跟隨著迎著街道上車頭燈照射的方向走。

橙黃色的水珠撲打在他們的小腿上,平靜的臉孔隱蔽著激盪的心靈,札南不欲在雨中送別教他心潮澎湃的女生,從此難得的邂逅便猶如曇花一現般煙消雲散。雖然二人的肩臂不時相觸,但他沒有勇氣向身旁的倩影道出心底的渴望。濕透而沈靜的腳步走至一座有簷蓬的大廈入口,映瑤向札南說:『我到達了,你也住在附近嗎?』

札南回答:『我要再搭乘巴士。』

映瑤微笑地回應:『那麼,謝謝你!』

映瑤走向大廈鐵閘時,背後傳來札南的語音:『倘若妳欲鑲嵌那條項鍊,可以問春莉我的電話號碼。』

裙子的腳步即時停下,旋轉半圈的短裙隨之問札南:『現在可否給我你的電話號碼?』

婉轉的表達,換來直接的回覆,這是札南意想不到的。


平淡的兩星期過去,一個天色晴朗的黃昏,札南的姊姊走進工場,告訴他店舖有一位女生找他。映瑤早已傳了短訊給札南,告知她會到來。

札南走出店舖,他喜上眉梢,跟映瑤閒聊數語,便取了映瑤的項鍊,然後走回工場。剛剛招呼完顧客的札南母親惠嫂,她早已留意到有年輕女生來找她似是自閉的兒子,立即走上前跟她寒暄。惠嫂口若懸河,映瑤根本無法招架,她在短時間裡已經旁敲側擊映瑤的身世。

店舖是札南熟悉的地方,札南並沒有第一次在餐廳邂逅映瑤時如此緊張,他把項鍊鑲嵌好後,便交回映瑤手中。映瑤隨之問他:『費用是多少?』

札南未及反應,惠嫂即時對映瑤說:『大家如此熟絡,不用斤斤計較的。』

映瑤便向惠嫂道謝。她正欲離去時,惠嫂對映瑤說:『妳有甚麼親朋想鑲嵌或買金鍊,妳可以帶他們來,我可以給他們折扣優惠的。』

這時札南父親從外與一位供應商返回店舖,惠嫂介紹他給映瑤認識,他只是跟映瑤點頭問好,便與供應商走進了店後的辦公室。短暫的見面,映瑤也知道札南父親也是一位健談的人,她只是覺得奇怪,札南雙親和姊姊也是交際應酬的高手,只是札南是羞澀的男兒。

映瑤是內向形女生,但她並不害羞,只是在公眾場合沉默寡言。

惠嫂突然靈機一動,她對札南說:『你跟映瑤去吃晚飯吧。』

札南沒有遲疑便回應:『我要去取回手機。』

札南走回工場取手機時,惠嫂繼續與映瑤閒聊。札南從工場走出來,他與映瑤踏出舖子,惠嫂凝望著他倆的背影消失,她才去招呼其他客人。映瑤沒有拒絕與札南一同外出吃晚飯,惠嫂心裡有數,洞悉到她並不介意兒子孤僻的性格。

究竟害羞是天生或是後天形成呢?宅男和宅女的數量是否增加了?害羞是否有文化上的差異?羞澀如何克服?連串害羞的問題是心理學上重要的研究項目之一。

為這個議題作引導的故事,男主人翁札南,他羞澀而敏感,走進餐廳不敢坐在中間的檯子。邂逅心儀的對象,卻錯失了整頓晚飯可以給他熟絡女神的機會。但在搭乘巴士上,他卻預計到女神下車的車站是露天的。他與女神走至大廈入口,認知道他不再表態便錯失良機。然而,他懼怕被拒絕,以致轉彎抹角地暗示。害羞的人與常人一樣,他們也是有情慾須求的,但他們「慢熱」的性子,就造成了在情感路上吃虧。

本文會持開放態度,從生理角度和社會的演變,對羞澀作簡單的探討,以解一些宅男和宅女自責的心理障礙,也希望解除一些人對害羞的偏見。


2 則留言:

  1. 佛爺寫短篇小說也十分出色, 勁! 現代人,看表面的東西比較多,也比較欠缺耐性, 宅男女的確比較蝕低.

    回覆刪除
    回覆
    1. Joseph:

      你在錢海拼搏,必定看透人性。很多人只是追求剎那的表面。

      你在上一篇帖子的留言,導向我今次的內容,你的問題甚有建設性。你才是勁!

      我的語文根基很差,錯漏百出、詞不達意、造句沉悶等,寫小說是反向作用,信不信……由你!嘻嘻!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