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

2017年4月23日星期日

情慾獨鍾春宮片


情慾獨鍾春宮片

一位生物哲學家和社會科學研究員,撰文述說他一名四十歲中年善男朋友的另類性向剖白。這種性向在今天可能有一定程度的典型性,所以值得輕談一下。

善男有不俗的人際技巧,可以跟人們短暫寒暄或詳談,以致他很容易交朋結友,而對他的摯友和家人也十分關心。善男說:「他認為人是最有趣味的,而世上最多的東西,就是人。」

善男沒有約會,也就不會錯過約會。善男過往曾經約會和結婚,但他坦然地說:「友誼是較好,因友誼不須要硬生生地面對一套親密關係的準則,你可以隨意選擇你認為好的朋友。」

哲學家:「為何你不發展《無愛超友誼關係》?」

善男:「我嚐試過無愛超友誼關係,但那不是我杯茶。這不是因為我有罪惡感或覺得羞恥,是因為隨便的性交對我是困難的。超友誼關係經常扭曲友誼,只要你吻上一位異性,期盼和義務就會接踵而來。」

哲學家:「那麼你的「力必多」(libido)水平又如何?」

【註】力必多是精神分析學鼻祖佛洛伊德認為是人類性慾的源泉。

善男:「我的力必多水平依然高昂,而且有點兒怪癖。當祠堂壓力太大時,我便會走進浴室,以『五姑娘』洩洪來減壓,以免崩堤。以春宮片的情境來輔助釋放能量之後,我便可以回到現實世界。」

哲學家:「但此等幻想是否扭曲你對人們的看法?」

善男:「有人看了暴力電影、視頻,或玩了暴力電腦遊戲,行為就會變得暴力,但這不是我本人。」

哲學家:「那你有沒有愛意?」

善男:「當然有!不信你問我的朋友,我經常擁抱他們。但愛意是不須要和性聯繫的。許多人對沒有愛意的人性興奮,也有不少人對喜愛的人沒有性反應。」

善男繼續說:「我見到有些人認為性和愛必定要連繫在一起,性不能沒有愛,愛不可沒有性。他們需要指定的朋友去愛和持續關係,這可能是荷爾蒙或氣質或社會的期望所導致。愛意被嫉妒入侵,這是不自然的。若然你愛我,你便不能與其他人廝混下去。性妒忌是非常強烈的。我經歷過,現在回想起來,是不值得的。我喜愛自由的交往。友情應該是忠誠和自由奔放,不須要限制你跟甚麼人廝混在一起的。」

善男感慨了一下:「我知道一些結婚多年的夫妻,他們對性也持相同的態度。他們互相愛慕,忠誠和盡責,但他們再沒有性生活,而是性慾春宮者。」

哲學家:「你不覺得這是悲哀嗎?」

善男:「有人認為無性戀或同性戀也是悲哀,但我覺得這不是人們的事宜。只要他們沒有幹出傷害其他人的事情便可。」

哲學家:「你認為春宮視頻是否傷害某些人?」

善男:「我不覺得他們受到剝削。可能有一部份春宮演員工資被壓低,但他們是以和善的方式賺取生活所須,可能將來會悔恨。然而,罪惡感和剝削是兩回事。我們日常的衣食住行等,很多也是在剝削環境下生產,但我們從不憂慮內裡有剝削成份。」

哲學家:「那麼,與真人做愛的感覺又如何?」

善男:「我不是一名藝術表演者,我知道藝術表演者有他們的樂趣,但我不擅長表演。所以,我欣賞演員表演,我鍾情觀賞其他人做愛。」

哲學家:「你有沒有朋友知道你是春宮性慾者?」

善男:「我當然不會向外宣佈,因這種性向依然遭到鄙視。只有數個我信賴的朋友知道,他們並沒有貶低我。」

哲學家:「你是型男,而且有不錯的收入。你如何應付撲上身的嫵媚女人呢?」

善男:「我喜歡嬌媚女人送秋波,這是莫大的樂趣。但我是自設界限的,以免誤導她們。我會把她們保持在朋友的距離。遇上一些十分猖獗的女人,我便會打趣地跟她們說,我是女同性戀者,以便來阻擋猛虎。因這樣她們只會對我幻想,而不會上身。我說女同性戀者不會要我,因為我是男人;女異性戀者不會要我,因為我是女同性戀者。這種混淆的角色,使我自己也捧腹大笑。」

各位男兒,祠堂是你自己的,私用或長租或當作時鐘酒店,是個人喜好,是沒有準繩的。況且,很多男兒厭倦把祠堂長租,寧願轉成私房,咱家炮製私房菜。嘻嘻!

2 則留言: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