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9日星期一

大灣區觸發反社會


大灣區觸發反社會

香港自6月9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遊行以來,暴力程度越來越烈,從起始時的《反送中》到《五大訴求》到《時代革命,光復香港》,似是不斷在演變,其實萬變不離其宗,就是為反社會行為搭配冠冕堂皇的修飾,模糊這種行為的真面目。根據美國的研究,美國有4%人口患上反社會人格障礙。若香港也是4%人口患有此病症,730萬人口便有接近30萬人。但每次和平遊行之後也觸發暴力衝擊,依然支持者甚眾,他們再接再厲,以和平遊行為始,暴力示威為終。這就非常明顯,和平示威者是支持反社會行為的。那麼,為何和平示威人士對反社會行為趨之若鶩呢?

美國士丹福大學發表於2015年的研究報告,得知人們因為性別、種族或屬於某個群體而自我感覺遭到負面看待時,就會做出反社會行為。

研究發現有色人種少數族群,或傳統上被認為工作能力較差的女性,當這些人感覺自己遭受到看低時,他們便會做出反社會行為。然而,一直是備受尊崇的白人男性又如何呢?原來白人男性也出現相同情況,當他們自覺遭到貶低時,也會幹出反社會行為。

2019年8月8日星期四

泛民支撐反社會的策略


泛民支撐反社會的策略

八月五日反社會人格之徒在香港幾乎癱瘓港鐵服務,來強迫市民罷工。他們繼而破壞交通燈,導致車輛和過馬路的行人險象環生。然而,泛民依然鍥而不捨地支持反社會人格之徒去搞亂社會,他們不怕得罪選民嗎?這篇帖子不妨重提一個曾經講過的理論來探索一下泛民的策略。

奧地利裔美藉社會心理學家佛里茨‧海德(1896-1988),他於1946年的論文中,首次提出「平衡理論」。這篇論文被學術界廣泛流傳,卻不為世人所知。直至1958年,海德出版「人際關係心理學」一書,「平衡理論」才為社會大眾所知悉。

「平衡理論」基本要素有:認知者 P(Person),與認知者相對應的個體 O(Other Person),認知對象 X(attitude object)。他們的三角關係如上圖所示。

2019年8月3日星期六

機師、護士,反社會人格!


機師、護士,反社會人格!

香港於7月28日晚上發生在中、上環的暴力示威,49名被逮捕人士之中,有44人被控以暴動罪,當中包括飛機師、護士、教師、文員、學生、無業游民等。反社會人格障礙人士的職業是無分貴賤或學歷高低的。無論是富貴或貧窮、博士或文盲,也可以患上反社會人格的。因此,機師或護士患有反社會人格,不足為奇!而且,飛機師的精神健康有嚴重問題而沒有被發現,因而導致空難,近代發生過兩次。

1982年2月9日,日本航空公司一架編號350的DC-8客機從日本福岡飛往東京的內航客機,在降落東京羽田機場時,於距離跑道末端980呎處突然墮下淺水之中,機腹碰到架設在東京灣海上的導航燈支架,導致駕駛艙和機身分離,機上166位乘客之中,有24人死亡,大部份是頭等機艙的乘客。

三十五歲的正機長片桐清二,他隨即除去機長制服和領帶,穿上給乘客穿著的開襟羊毛衣。片桐清二是第一批被救起的生還乘客,他向拯救人員訛稱自己是一名辦公室文員,是航機的乘客,來掩飾自己就是正機長。

2019年7月31日星期三

反社會人格是否短命?


反社會人格是否短命?

香港自6月12日開始的暴力示威越來越激烈和頻繁,幾乎每個週末也有兩次,大部份參與者也是年輕人,但從十四、五歲開始穩固的反社會人格障礙是一輩子也不會改變的,為何大部份暴力示威者也是年輕人呢?原因是中、老年的反社會人格是不會冒險的。所以,他們就成了「香港媽媽」和銀髮族,走上街頭以和平示威支持反社會人格的年輕人,而不會自己去衝擊警方防線。

既然反社會人格的激進暴力行為只有年輕人才有,猶如喜愛刺激驚險運動的族群一樣,他們的平均壽命也是較短的。那麼,中、老年反社會人格的壽命跟社會平均值應該是沒有分別的,對嗎?因為他們已經捨棄了激進行為了。

最新的流行病學研究顯示,中、老年反社會人格是會顧忌死亡的,他們也會逃避遭受到逮捕的風險。然而,他們沒有同理心、對犯罪不會悔悟、擅長操縱其他人、自我中心和麻木不仁是恆久不變的。

2019年7月24日星期三

元朗的私人空間


元朗的私人空間

香港元朗發生於7月21日,週日晚上至週一凌晨白衣人打黑衣人,繼而打了地鐵車廂內無辜市民事件,從來沒有譴責暴力示威的泛民,今次竟然振振有詞地譴責白衣人暴力襲擊,道理十分簡單,因為今次出手的不是泛民的黑衣人心腹。而且,受傷的人之中,也有泛民的心腹,泛民才有切膚之痛。

受傷的人之中的黑衣人,可能也曾參與7月1日衝擊立法會。這群黑衣人意外地在元朗遭受到還擊,是林卓廷錯判了形勢,或故意挑起爭端,就要問泛民才知曉。

元朗位於香港西北部自成一角,圍村人世代在那裡生活,形成了他們的生活圈子和次文化。林卓延一群人走進去挑釁,是侵犯了元朗人的私人空間(Personal Space),任何動物的本能反應也會跟入侵私人空間的侵略者拚鬥。若果元朗圍村人跟林卓延一群黑衣人在中環或旺角窄路相逢,元朗白衣人也不會跟他們拚命的,因那些地方不是元朗圍村人的私人空間。

2019年7月19日星期五

泛民舞劍*意在蔡媽


泛民舞劍*意在蔡媽

香港自6月9日反修訂《逃犯條例》以來,發展至屯門反大媽義唱,上水反水貨,沙田反送中,民陣搞的遊行一浪接一浪, 似是上了癮般,依然有一大群人奉陪。而且,遊行多以暴力示威告終。我們不妨大膽猜想一下,搞亂香港來幹什麼呢?

清末鴉片戰爭之後,最大規模的三次內亂,應該是太平天國,跟著是民初袁世凱駕崩之後的軍閥混戰,日本投降之後是國共內戰。從香港開埠以來的中國近代史,有那一班群雄是可以依靠暴力示威遊行而可以盤踞一方的?

太平天國有洪秀全作號召。袁世凱的中華帝國崩塌後,也有著名軍閥盤踞不同地域。國共大戰也有兩大巨頭作領航。香港的暴力示威,宣稱沒有「大台」,沒有領袖,參與者也戴上面罩、眼罩、頭盔,誰也不知誰是隊友,只是一齊衝而已。這樣猶如流氓的烏合之眾,可以建立政權嗎?

2019年7月16日星期二

暴力示威者淺談


暴力示威者淺談

香港在剛剛過去的週末的上水反水貨遊行,和沙田的反送中遊行,也以暴力騷亂來結束。和平遊行演變成暴力騷亂,在西方世界是常態,不足為奇。而且,一些大型球賽完結後不時也發生騷動,與政治訴求風馬牛不相及。若果發生騷亂便要政府官員問責下台,不少球賽之後也要棄官。

這篇帖子會以近代群眾心理學理論,輕描淡寫地探索一下暴力示威者的心態。

一名在美國紐約的精神分析學家肯‧艾斯德,他研究了群眾行為多年,以潛意識的自我防禦機制來解釋群體暴力問題。艾斯德認為群體暴力經常可以發生,是因為無論是甚麼人,他或她是何等聰穎、接受過如何高等的教育程度,也十分容易「倒退」(regression)至孩提時代的其中一種心態,基本渴求就是屬於一個群體。

2019年7月11日星期四

撤回《逃犯條例》的難處


撤回《逃犯條例》的難處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7月9日宣佈修訂《逃犯條例》壽終正寢,但泛民拒絕接受,堅持林鄭月娥要撤回《逃犯條例》。為何林鄭月娥不肯使回「撤回」二字呢?而使到泛民有藉口繼續攻擊她,這可能是一個心理因素的考慮。

行為心理學的其中一項理論工具反射(Instrumental Conditioning)是由美國行為心理學大師B. F. Skinner所命名。這個理論的基本道理很簡單,就是一個行為若果受到獎勵,這個行為便會被鼓勵而繼續。倘若一種行為遭到懲罰,這種行為就會被停止。獎與罰,便可以改變動物以致人類的行為。

猶如蠻夫虐打妻子之後,妻子以溫柔鄉來希望丈夫息怒,蠻夫的施虐行為便會變本加厲。因為虐打妻子之後,丈夫得到甜蜜的獎賞,這是鼓勵了虐妻的行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