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

2014年10月21日星期二

「佔中運動」與自戀狂


「佔中運動」與自戀狂

香港的「佔中運動」弄得如火如荼之際,有人發起包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的家,以阻礙他父母上工。而黃之鋒就向外界宣稱:「禍不及父母。」黃之鋒和一群人等所發起的「佔中運動」,不知禍害了多少人的父母,但在他們眼中,此禍似乎與他們無關。其實香港年輕一代的這種「自戀狂」性格,並不是香港「土產」,而是一個世界大趨勢。

「自戀狂」性格是一個嚴重的社會和心理障礙。這些人的「自我形象」膨漲到極點,要自己成為與眾不同的人物。此等性格的人,沒有幫助別人的意慾,除非得到即時的利益或認同他們的言行。因此,這些人認為自己凌駕在法律之上,和可以侵犯法律或條例。而且可以隨時隨地去踐踏他人,以使他們自己成為「人中之龍」:一個他們認為是他們所屬於的超人群組。

人類是群體的動物,需要互相扶持和幫助才可延續這個群體的生存。社會上存在太多「自戀狂」,不會只是社群的悲劇,對個人來說,也是一種災害。「自戀狂」的人生活並不快樂,而且他們仇視世界。因為他們認為周圍也充斥著「愚昧之徒」,這些「低能」的「愚昧之人」,並不認識「自戀狂」思想的優越性。致使「自戀狂」很難維繫深層次的、有意義的、長期的和穩定的人際關係。

美國有心理學家發現,在千禧年後出生的少年人,「自戀狂」數量少過八十後和九十後的青少年。心理學家指出,這是因為美國在千禧年後進入了經濟大衰退,而且一直沒法子翻身,千禧少年成長的生活環境,便遠不及八十後和九十後來得富裕。

自我中心到頂點,時刻搞小動作要自己成為「眾人的焦點」(Center of Attention)的「自戀狂」,這些被西方心理學家稱為Me Generation的一群,他們的自戀性格形成,是否跟他們成長的經濟環境有關呢?

美國艾默里大學的研究發現,成長在經濟低迷時期的人,形成「自戀狂」性格的數量,低於成長在經濟蓬勃環境的人。研究員「艾米爾‧比安奇」指出,經濟環境在每個人性格形成的階段,肯定對他們成長後,對理財和政治,他們自己和對其他人的關係,起著關鍵性的影響。

「艾米爾‧比安奇」的研究團隊,用了頗大的規模去找出他們的假設,總共取樣了1,500位成年人。研究發現,成長在美國經濟困難時期(平均失業率為7.7%)的成年人,在40點幅度的「自戀指數」中,是2.35點低過成長在經濟蓬勃時期(平均失業率為4.3%)的成年人。這項研究已控制了性別、教育水平和自我價值因素的影響。

第二項的研究是,假設「自戀狂」的行政總裁,會給予自己更高的補助金。研究取樣自2007年美國2,000名上市公司的行政總裁。研究結果發現,在經濟困難時期進入職場,而在若干十年後成為行政總裁的人,他們通常只會給予自己的薪酬,是公司的第二高。然而,入職在經濟良好時期,後來成為公司行政總裁的人,他們一般就會給予自己全公司最高薪俸的人。這項研究控制了年齡、性別、公司收入、資產規模和財務狀況等因素的影響。

「艾米爾‧比安奇」和她的研究員也發現,中年以上的人士,經濟環境的好與壞,並沒有影響他們是否自戀的性格,這可能與他們已經有一定技能和工作經驗有關。

「艾米爾‧比安奇」的研究得出了一項新的結論,人們認為不少年輕人越來越自戀或自我中心,其實這是與他們成長的經濟環境有關。倘若美國的八十後和九十後,成長在經濟蕭條的環境,他們的「自戀狂」數目也不會有如此多。

香港自上一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受惠於中國大陸的門戶開放政策,免疫了西方世界的數次經濟衰退,只是在1998的亞洲金融風暴和2003年的沙士期間,受過經濟低迷的衝擊。如今的失業率更降至3.3%。今次發生的「佔中運動」,參予者大部份也是不須要謀生的年輕人,他們對指責他們佔領街道從而影響生計的人士無動於衷,認為反對者不明白他們「今天沒飯吃,明天會更好」的理念。而且,香港的年輕一代,跟他們父母輩對「佔中運動」產生嚴重分歧和針鋒相對。很多年輕一代,義無反顧地支持一場損害香港中上階層收入,卻重創中下階層生計的佔領運動,「艾米爾‧比安奇」的研究,是否可以給予我們一點兒啟示呢?

後記:

校長的留言:「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環境確實打造人性,而且往往是逆向打造!」,總結了「艾米爾‧比安奇」的研究,十分值得深思。


16 則留言:

  1. 還有少少教養嘅會話:「我哋而家為大家爭取民主、爭取公義呀,你哋咁都唔肯犠牲
    少少。」

    完全冇教養嘅會話:「我哋而家為大家爭取民主、爭取公義呀,民主公義呢D嘢,你識條能咩。」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世純:

      哈哈!你兩句話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我鍾意冇教養最後一句多啲:「你識條能咩!」真是繪音繪聲呀!嘻嘻!

      刪除
    2. 佛爺:

      我再嘗試將兩句說話立體化先。

      喺港鐵嘅車廂內,有兩名年青人喺度發表偉論(或大放厥辭)。

      其中一個還有少少教養嘅話:「我哋而家為大家爭取民主、爭取公義呀,佢哋(我估係反佔中嘅巿民)咁都唔肯犠牲少少。」

      另一個完全冇教養嘅答:「我哋而家為大家爭取民主、爭取公義呀,民主公義呢D嘢,佢哋(我估係反佔中嘅巿民)識條能咩。」

      係咪好似親歷其景咁呢,我當時縮埋車廂嘅一角,諗住學吓嘢,了解吓咩叫做「民主」,但最後乜都學唔到,太可惜喇。 :(

      刪除
    3. 世純:

      我無諗過你那兩句對話原來是真的!不過咁,都喺冇教養嗰個有「自信」好多!起碼,佢為了民主和公義,出埋條撚呀嘛!嘻嘻!

      刪除
    4. 佛爺:

      我真係讀得書少,剩係知道「民主」係好嘢,相反「獨裁」係衰嘢,但兩樣嘢溝埋一齊就分唔清好壞。 :o

      而家呢幾位大學都未畢業嘅大學生,用「大眾所定義出嚟嘅獨裁」手段,去為大眾爭取「小眾所定義出嚟嘅民主」,咁即係好定衰呀??

      刪除
    5. 世純:

      「大眾所定義出嚟嘅獨裁」
      「小眾所定義出嚟嘅民主」

      你呢兩句話好難明,而且越諗越唔明。嘻嘻!

      不過咁,呢幾位大學都未畢業嘅大學生,未畢業就想坐梁振英個位,林鄭月娥個位,……。宜家就已經做咗運輸處長,管理咗香港島和旺角啲街道,通唔通行由佢地嚟決定。所以,香港嘅大眾或小眾,唔需要民主,亦唔需要獨裁,而喺需要幾位意隨心發、未畢業嘅大學生嚟管治,咁就無得頂喇!嘻嘻!

      刪除
  2. 佛爺,

    學聯所謂的代表,例如秘書長、副秘書長、常委等等,係咪全港專上學生一人一票選出來?唔係呀?咁佢地即係代表乜嘢人?

    而家呢幾條友搞亂咗七百萬人生活,無論如何,佢地絕對唔代表香港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奕山:

      學聯的代表,要一人一票被選出,也非常容易。去青山精神病院,那些院友一定投他們一票。嘻嘻!

      刪除
  3.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環境確實打造人性,而且往往是逆向打造!

    回覆刪除
    回覆
    1. 校長:

      佔領者以智能電話的閃燈展示齊心,用LED燈作晚間照明,睡帳篷、打邊爐、打麻雀、打乒乓球和籃球,有膳食供應,如此「富貴」的「公民抗命」,卻叫其他人不要開工或做生意,這是什麼理念?

      香港人,被中國大陸寵壞了,才會有大量年輕人、一些中年人和老年人去支持「佔中」。不少富二代理財也十分謹慎,因他們在童年時也經歷貧困。支持「佔中」的人,無論是青少年、中年人或長者,他們也有著相同的心態:享盡物質生活,財富就會自動「袋住先」。這是「富三代」理念。

      刪除
  4. 回覆
    1. 校長:

      你這句說話,精闢地概括了「艾米爾‧比安奇」的研究,而且很有哲理性。我突然想到,要把它放在此篇帖子裡。

      刪除
  5. 病態自纞者只會愛自己,不會理會他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Jessica:

      每個人或多或少也會自戀,否則會自暴自棄。但參予佔中的一群人,幾乎大部份也是自戀狂,才會幹出這種不理他人生計的事情。

      刪除
  6. 佔中?中哂恐共、仇中的毒,有吉屎應該去佔中南海啦笨。天安門集體自焚都有D效果。

    回覆刪除
    回覆
    1. 嚴嶺峰:

      呢班友未打先喊,叫佢地去天安門廣場集體自焚?佢地一齊入公廁,集體自瀆就即刻去做.嘻嘻!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