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

2015年1月11日星期日

「查理周刊」與言論自由


「查理周刊」與言論自由

發生在2015年1月7日法國巴黎「查理周刊」辦公室的恐怖襲擊事件,西方傳媒和政界一致譴責這是一次對言論自由的攻擊。然而,美國「明德學院」(註一)的社會學女教授「羅瑞‧醋」於恐怖襲擊事件的翌日撰文,題為「暴力、象徵與真實」,質疑將這次恐襲事件歸因於對言論自由的攻擊。她認為這種「簡單化」的思維方式,是基於一個簡單的理念:言論是自由的,而且應該受到保護。

「羅瑞‧醋」指出,言論是有重量的,更有「象徵的重量」,而「象徵的重量」就會被演繹成「真實」。文字或言語可以誘發暴力,「象徵的重量」更可以煽動實際的行為。

當穆斯林被「單一化」成為這次恐襲的主因,「象徵的重量」就馬上煽動仇恨穆斯林的情緒。法國的穆斯林商店和教堂,跟著就受到破壞,這是「象徵的重量」的驅使。

發行人「斯特凡‧沙博尼耶」也於這次屠殺中送命。2012年他接受訪問時,被問及為何他經常羞辱穆斯林。「沙博尼耶」的解釋是,他從來也不恐懼穆罕默德。「羅瑞‧醋」指出,「沙博尼耶」在天堂上,可能依然不知道他自己蒙主寵召的原因,是因為他的「自戀狂」性格所造成。「羅瑞‧醋」說,她自己也不害怕穆罕默德,但她就不會故意道出侮辱穆罕默德的言論。

倘若以為只有穆斯林狂熱份子才會憎恨「查理周刊」,這未免過於簡單化此一恐襲的背景。俄羅斯「東正教」一名活躍份子,即時在「推特」發言,指「查理周刊」的狗,死有餘辜,他們不單是侮辱穆斯林,連耶穌基督也被他們丑化。

若果把狂熱份子跟穆斯林掛勾,那麼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位於科羅拉多州的建築物,在「查理周刊」被襲擊的同一日,外牆被放置一個土製炸彈的事件,似乎是一項諷刺。

言論是有重量,也是代表著一定的觀點。美國一名年輕搞笑漫畫家「雅各‧甘菲德」也指出,「查理周刊」的漫畫家全是白人,他們的漫畫大多是惡毒攻擊的法國「排外主義」表現。雖然他們聲稱是「平等地」攻擊任何事物,但實質上是針對穆斯林、性別歧視和同性戀恐懼症的心態。

「羅瑞‧醋」強調,暴力是要受到譴責,但譴責之餘,是否代表我們要絕對相信言論自由這一意識形態呢?

美國於1791年通過的「第一憲法修正案」容許的言論自由等,經歷了150年的實踐和體驗,從黑人民權先驅「威廉‧杜波伊斯」(註二),到卡爾‧馬克思,到女權主義先軀「夏洛蒂‧帕甘‧吉爾曼」(註三)也曾指出,美國的「自由哲學傳統」,只有城市的白人男性才有此權利。「第一憲法修正案」並沒有包括黑人和婦女的公民權利。

主張言論自由是基本人權的產物。我們不須要接受一種意識形態去隱藏此一基本人權。雖然言論是是有代價的,但代價也不足以奪去寶貴的生命。

雖然有留言指責「羅瑞‧醋」認為「煽動性」的言論應該有所規範的見解,是毀滅言論自由,因怎樣定奪「煽動性」言論,並沒有準繩。但也有溫和的留言認為,傳媒應該在今次事件中吸取教訓。

「羅瑞‧醋」提出「第一憲法修正案」並沒有包括黑人和婦女的公民權利,也受到一個留言的指責。該則留言指今天美國有色人種已可以發聲,不存在「第一憲法修正案」遺留下的局限,「羅瑞‧醋」說出來是多此一舉。個人認為,「羅瑞‧醋」只欲隱約地道出,「第一憲法修正案」也沒有顧及所有人的權益,暗指言論自由不可以是無止境的。

「查理周刊」屠殺事件,西方傳媒幾乎只把事件歸咎於對言論自由的挑戰,沒有分析事件發生的社會、心理、宗教和族裔等因素。這種別有用心的顛倒黑白方針,正如一位在「羅瑞‧醋」的撰文留言的讀者所言,美國不時發生亂槍集體射殺事件,為何若果槍手是穆斯林,便甚麼原因也不用分析了?只是簡單地定性為恐怖主義,就一了百了。

猶如「羅瑞‧醋」的預見,西方傳媒所幹的,不是維護言論自由,而是挑釁宗教和族裔衝突。

「羅瑞‧醋」也投鼠忌器,她也不敢說得太明確,但至低限度,她也以西方慣常的社會科學方法去分析問題,而不是做了傳媒的應聲蟲。

* * * * * * * * *

【註一】

明德學院

美國「明德學院」成立於1800年,是一所私立的文理科學院。雖然學生人數只有二千多人,但她是一間老牌頂尖學府,排名在美國十所頂級學院之內。

1823年,「明德學院」頒發一個學士學位給全美第一位黑人大學畢業生「阿歷山大‧黎明」。「阿歷山大‧黎明」(1795 - 1857)誕生時已經不是奴隸,父親是黑人和白人的混血兒,而母親是白人。「阿歷山大‧黎明」後來成為中學校長和美國第一位黑人州議員。他畢生也貢獻給教育工作。

「明德學院」於1883年開始招收女生,成了男女混合的專上學府。今天「明德學院」在世界各地也有教育點。

【註二】

威廉‧杜波伊斯

「威廉‧杜波伊斯」(1868 - 1963)是第一位取得博士學位的美國非洲裔黑人,他在哈佛大學的博士畢業論文,也是撰寫販賣非洲黑奴至美國的事跡。這位社會學家和歷史學家,本來就讀歷史,後來才研讀社會學。他在哈佛大學就讀博士期間,曾往德國柏林大學深造,從而結識了當時歐洲著名的社會學家。「威廉‧杜波伊斯」畢生為爭取黑人的平等權益而奮鬥。跟「查理周刊」屠殺同一天被放置炸彈的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也是他於1909年參予成立的。

「威廉‧杜波伊斯」取的博士學位並不容易。他完成中學時,鄉親籌錢給他讀大學。他大學畢業報讀哈佛大學博士課程時,哈佛大學說他所讀的大學是垃圾,不承認他的學分。結果他要半工讀,在哈佛大學修讀多三年學士課程。哈佛大學再沒有藉口拒絕一名黑人青年報讀博士了。「威廉‧杜波伊斯」就於1895年取得博士學位。 

【註三】

夏洛蒂‧帕甘‧吉爾曼

「夏洛蒂‧帕甘‧吉爾曼」(1860 - 1935)是美國女詩人、作家和女權主義先驅。她出世前,她母親已經被她父親遺棄,致使她成長於貧窮,沒有接受過正式的教育。但她自少好學不倦,以致她可進入一所學院就讀了一段時間。

「吉爾曼」最先教文學界另眼相看的作品,是她於1892在「新英格蘭雜誌」刊登的短篇小說「黃色牆紙」。「黃色牆紙」講述一位被困在一間佈置著黃色牆紙的房間,陷入精神崩潰的孕婦的鬱結情緒。這本著作,其實是「吉爾曼」在懷孕時期的寫照。

1898年,「吉爾曼」出版她一生中最具影響力的著作:「女人與經濟」。這書除了提出女人要經濟獨立、擺脫對男人的依賴外,她還成為後來女權主義的經典文獻,遠矚著當今婦女權益的先河。

這位一生性格硬朗的女人,晚年跟病魔搏鬥時,服食過量藥物而自殺離世,似是對她人生的諷刺。

6 則留言:

  1. 回覆
    1. 卡臣:

      開卷有益!尤其是睇鹹書,簡直可以舒筋活血!嘻嘻!

      刪除
  2. >>西方傳媒所幹的,不是維護言論自由,而是挑釁宗教和族裔衝突

    文化衝突,種族與宗教歧視,對新移民侵蝕原地民利益的宣洩,我就是這樣跟學生分析。

    回覆刪除
    回覆
    1. 校長:

      「查理周刊」只是一個開始,商鞅作法自斃至陸續有來!正牌七國咁亂!唐朝如此強盛,也要將文成和金城公主嫁入吐蕃,不敢硬碰。現在一句言論自由,就繼續以穆罕默德來開玩笑,以為自己天下無敵。

      刪除
  3. 佛爺:

    新聞工作者口中的「維護言論自由」係佢哋嘅絕對真理、最高標準,咁當然係凌駕喺尊重別人信仰之上喇。

    穆斯林們可以考慮放下AK47,攞起枝筆,開番間所謂嘅雜誌社。到時咪以夷制夷,以筆會友囉。咁做總好過犠牲自己性命,換取信仰上嘅尊嚴吖。

    回覆刪除
  4. 世純:

    言論自由是否凌駕在宗教信仰之上?有一篇兩年半前的撰文,在今次事件後被番盯,本來我想寫出來,但砌唔入這篇帖子的內容。

    穆斯林在法國是少數族裔,不可能跟主流傳媒口誅筆伐的。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