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

2015年8月31日星期一

美國「南北戰爭」雜錄(八)巾幗動社稷

瑪莉‧華嘉

美國「南北戰爭」雜錄(八)巾幗動社稷

傳媒可以把黑變白,白變黑,扭曲事實真相,歪曲歷史事件。描寫南方虐待北軍戰俘的悲慘小說,可以頻頻取得獎項,助長這些小說的銷量,使它們成為暢銷書籍,從而使世人對南方戰俘營的慘無人道事跡刻骨銘心。位於南方喬治亞州的「安德遜維爾」戰俘營就被建成博物館,供世人銘記這段殘酷的歷史,而位於北方芝加哥的南軍戰俘營,已經變成是繁囂城市的建築物和街道。然而,戰爭衍生的社會後遺症,不是傳媒的能力可以治癒的。

四年內戰不但影響人命,連動物也遭殃。大約有30萬隻馬匹戰死。在戰場上服役的動物,平均只可生存七個月。士兵的肉食除了馬肉和騾子肉,還有狗肉和老鼠肉,可見戰爭到了後期,本來是富庶的南方,幾乎是苟延殘喘作困獸之鬥。這也是南方人認為,他們不是故意使戰俘營的北軍挨餓,因他們自己的士兵也彈盡糧絕。

這場戰爭裡士兵的平均年齡是23歲,但最年輕的士兵是來自密西西比州,他只有9歲。最年長的80歲士兵來自愛荷華州。北軍有1萬名士兵,年齡在18歲以下。

南北雙方也禁止女性參軍,但估計有大約250至400名女性,女扮男裝,成了「花木蘭」。一些「花木蘭」是不願離開丈夫而跟隨上戰場並肩作戰;一些「花木蘭」是少女時代從愛爾蘭偷渡到美國時,一直女扮男裝;一些「花木蘭」是因為父親渴望有一位強壯的兒子來幫助耕種,結果便打造了「花木蘭」。

在第一次「牛奔河之役」,估計雙方陣營各自有二至三位「花木蘭」。究竟有多少「花木蘭」戰死沙場是無從稽核,因很多戰死士兵被草草下葬,沒有確認性別。近代發掘的一個戰死士兵的集體墓穴,的確發現女性骸骨。

持續48個月的戰事改變了美國婦女在家庭和社會的角色。男人出外打仗,教女性擔當了很多男性在家庭的工作。而且,北方的法院總計有十萬宗婚姻行為不檢的訴訟,出軌的大部份也是男性。

雖然很多南方白人女性恐懼被強暴,但根據非正式的記載,大部份被強暴的女性也是黑人婦女,無論她們是奴隸或自由身。而且,她們不時被用作替身,在白人女性面前遭受到強暴。

另外,不少士兵也感染梅毒和淋病等性病,逼使北方在1863至1865期間,政府開設妓院,以便有效地控制衛生,從而大幅度降低性病的蔓延。別以為黑人的性慾需要大過白人,北方黑人士兵染上性病的比率,少於白人士兵的一半。

美國軍事歷史上首位女性外科醫生「瑪莉‧愛德華茲‧華嘉」(Dr. Mary Edwards Walker)(1832 - 1919),她是唯一一位女性取得美國軍方最高的「榮譽勳章」(Medal of Honor),也是時至今天,唯一一位女性取得此項殊榮。

「華嘉」的父親是一位開明的農村醫生,他要求自己五名女兒和一位男兒也要接受良好教育。「華嘉」是美國歷史上第二位醫學院的女性畢業生,她畢業後下嫁了一名醫生,但她拒絕跟隨夫姓。他們共同開辦的診所受到普羅大眾的歧視,因當時美國人沒法接受女性當醫生。結果她和丈夫的婚姻維持了十三年便結束。

南北戰爭爆發,「華嘉」自願參軍,但最初只可作為護士的角色上陣,慢慢才晉陞成為首席手術醫師。

1865年11月11日,時任美國總統「約翰遜」頒授「榮譽勳章」給「華嘉」,以表揚她在戰爭中的奉獻。可是,美國國會於1917年重新定立標準,規定只有直接參加戰鬥的軍人才可取得「榮譽勳章」,為此而收回「華嘉」和其他910名「榮譽勳章」得獎者的勳章。但「華嘉」拒絕交回「榮譽勳章」,她每天也戴在身上,直至她1919年逝世。

1977年,美國軍方一個委員會才重新追贈「榮譽勳章」給「華嘉」。1982年,美國出版一枚20仙的郵票,票面就是「華嘉」醫生的肖像。

「華嘉」是一名女權先驅。她穿著當時被視為緊身的女服,而且喜穿男裝。1866年,「華嘉」當選為全國服裝改革委員會主席。教「華嘉」引以為傲的,是她多次因為穿著男裝而被逮捕。

戰後「華嘉」到處旅遊和演講,宣揚婦權丶服飾改革丶健康丶禁酒和香煙的禍害等。她的著作頗為廣泛,覆蓋各方層面。「華嘉」辭世後,她的一位親戚向紐約時報說,「華嘉」之所以被收回勳章,是因為她走先過時代一百年,但沒有人可以接受。

「華嘉」在戰時擔任外科醫生,只是一名義工,戰爭結束後獲得766美元的報酬。而戰後可以支取每月8.5美元的退休金。雖然後來她的退休金被增加至每月20美元,但仍然低過一些士兵遺孀的撫恤金,可見美國社會當時普遍貶低女性的功勞。

十九世紀中葉,現代心理學還未曾起步。雖然南北戰爭是第一場有醫療隊伍跟隨上戰場的戰事,但只是著重救援,沒有顧及士兵在精神健康方面的困擾。戰後北方被判刑的囚犯,三分之二也是退伍軍人。創傷後遺症的研究,是近代的事。

蘇珊‧泰箂

「蘇珊‧甘‧泰箂」(Susie King Taylor)(1848 - 1912)是美國歷史上最早的黑人護士中,最為矚目的一位。「泰箂」於七歲時獲奴隸主同意,讓她跟隨祖母。祖母就把她秘密送進由黑人女性教授的學校讀書,她就得到文化教育。

「泰箂」成長後從南方喬治亞州逃到北方,成了南北戰爭中北方的護士,但她沒有受過任何正式的護士訓練,只是一邊做,一邊學。然而,「泰箂」是少數有文化的黑人護士,她就教導黑人士兵讀書和寫字。她在軍營工作三年,跟其他黑人護士一樣,沒有任何薪酬。

1902年,「泰箂」出版她的自傳「我在軍營生活的回憶」(Reminiscences of My Life in Camp),是時至今天,唯一一本描繪黑人護士於南北戰爭時期,在軍營照顧受傷士兵生活的書籍。

克拉拉‧芭頓

另一位白人女護士「克拉拉‧芭頓」(Clara Barton)(1821 - 1912),她是家中六兄弟姊妹中最年幼的女兒。在戰時她帶同家族的三輛馬車在北軍的營地救助傷兵,而且付出了不少家財在救援工作上。戰後美國國會償還了所有她私人資助的金錢。

南北戰爭臨近結束,「芭頓」受林肯總統之命,南赴「安德遜維爾」戰俘營,為失蹤士兵家人尋找他們至親的下落。在她的堅持下,逐一辨認戰俘營側旁眾多無名墓穴的身份,讓離世士兵的至親知道他們的親人葬身之地。這是一份煩重和費時的工作,「芭頓」也因此贏得很多死亡士兵家人的感謝。

1869年,「芭頓」作為國際紅十字會成員遠赴瑞士日內瓦,在她十年的努力以赴,1880年,美國紅十字會成立。「芭頓」擔任了首屆美國紅十字會主席直至1904年。「芭頓」離開紅十字會的管理工作後,依然熱衷慈善事業。

南北戰爭的女性,推動和滾動美國女性的社會地位。無償的付出,生命的脆弱,不少女護士在槍林彈雨下作出偉大的救援。雖然她們不是戰績彪炳和功高卓越的大將軍,但她們的貢獻也不可以被歷史所遺忘。

待續……

8 則留言:

  1. 佛爺:

    呢D女性喺戰爭中所作出嘅貢獻,實在讓人欽敬(陰莖)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世純:

      但當時她們的功績是被貶低的。

      刪除
  2. 所以話啫,為國捐軀的女性多的是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Jessica:

      有一位花木蘭被俘虜後,答應不再上戰場,她才被釋放。跟著她就捲土重來,鬥志真喺犀利。

      刪除
  3. 回覆
    1. 卡臣:

      有一些花木蘭真喺勁過男人。

      刪除
  4. 巾幗英雄因你而被我們所知,不是她們感恩,是我們感恩!

    回覆刪除
    回覆
    1. 校長:

      謝謝你的嘉言!「巾幗英雄」真是形容得十分貼切。其實還有好幾個巾幗英雄可以介紹的,但寫下去篇幅會很長。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