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

2016年2月16日星期二

坐「井」觀「天」看暴亂


坐「井」觀「天」看暴亂

香港猴年大年初一晚上開始,延至初二清晨在旺角發生的暴亂,立法局工黨議員何秀蘭以「官逼民反」來歸咎於事件的起因。我們不妨從香港這一個「井」,觀看一下西方國家暴亂的「天」,從而覓得一點兒啟示吧。

十九世紀俄羅斯「無政府主義者」(anarchist)「米哈依爾‧巴枯寧」(Mikhail Bakunin)(1814 - 1876)說:「慫恿破壞也是創意的慫恿。」無政府主義一代宗師巴枯寧十分清楚地解釋,慫恿破壞是一種享受。聽見玻璃碎裂的聲音,而自己不需要付出分毫代價,這是大部份人不會去做的,因經濟和林林總總的因素會壓制人們蓄意破壞的慾望。

近期在巴拿馬的一次暴亂中,一些坐在附近高級餐廳的中產食客,也參與擲磚頭打爛玻璃櫥窗和縱火,卻沒有去參加搶掠。他們憑藉甚麼去參加暴亂呢?理性還是情緒?

發生在英國2011年的暴亂,商店被破壞和搶劫,暴徒是失了理性而任意破壞吧!但只有書店的櫥窗是完整無缺的,何解?事後被警方擒拿的暴徒中,大部份也是犯案纍纍的人。

二00五年發生在法國巴黎的暴亂,暴徒焚燒了數千輛汽車。但暴徒是住在同一個社區的人,他們不是來自貧民窟,他們以甚麼「不公平」來縱火呢?他們「不公平」的定義,可能是政府沒有答允他們的訴求而已。

西方在球賽後發生的暴亂,更是司空見慣,不是罕聞的事。研究發現,參與暴亂者,多是無業、低教育水平和反社會的年輕人。他們自發地尋找一些刺激的體驗,有一些是先前跟其他人爭辯過的暴亂圍觀者,繼而參加暴亂。

「群體心理」(Crowd Psychology)也使一部份圍觀者被暴亂傳染,使他們幹出一些不合乎本身道德尺度的行為。挑起事端的暴徒,他們別有用心的動機,就被群體發揚出去。因暴行被群體包裝著,個人可以匿名地幹出不須要負責任的蓄意破壞事情。

暴亂多以社會不公平為號召,實際就有人乘機幹出「反社會行為」(Antisocial Behavior),破壞公物、縱火或毀壞他人財產等。反社會行為就在群體的行為裡被壯大,造成來勢洶洶的破壞力。

香港年初一至初二的暴亂中,初步被檢控的四十一人裡,有十多名是無業遊民和一些餐廳侍者等從事基層工作的人,大學生只佔少數,符合西方專家分析的暴徒層面。從新聞片段中可以看到,大部份參與暴亂者,也是「唯我我世代」(ME-ME generation)的年輕人,他們是否視自己為宇宙的中心,政府就是他們的父母,有任何要求也要有求必應,否則便弄到社會雞犬不寧呢?

6 則留言:

  1. You are what you do, not what you say.
    口號可隨便改。如果口號正確就甚麼都可以做,為民主偷亞婆底褲也很合理!

    回覆刪除
    回覆
    1. Old-2:

      捍衛無牌魚蛋檔都得,下次真喺可以捍衛偷阿婆條底褲呀!嘻嘻!

      刪除
  2. 幾百個爛鬼搞到世界大亂,真不知所謂

    回覆刪除
    回覆
    1. 校長:

      西方國家球賽之後,經常也發生暴亂,而且不時搞出人命,是否與梁振英的管治有關呢?香港一些議員,慫恿和鼓勵反社會行為,跟著轉移視線,誰人才是這次暴亂的罪魁禍首呢?

      刪除
  3. 佛爺:

    何獸爛耳猿又亂噏乜嘢「官逼民反」呀,我哋又無端端畀佢代表咗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世純:

      禽獸蘭最擅長強姦,包括民意!嘻嘻!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