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

2016年6月13日星期一

無愛超友誼關係探索(上)靈愛與慾念


無愛超友誼關係探索(上)靈愛與慾念

週五的晚上,天氣晴朗,一名二十五歲、穿著整齊衫裙的女子,她剛參加完同事的婚禮,從酒店的西餐廳走至大堂,她腳步不穩,因飲宴時被同事作弄,灌她飲了一些酒,但她的酒量是十分差的。

女子走出酒店的街道,她看見一輛熟識的小型客貨車停了在路邊,女子毫不猶豫便登上了客貨車的前座位,車子隨之開行。

駕車的男兒是女子的舊同事,他與女子同年齡,客貨車是他父親的工程公司所擁有。女子在婚宴快將結束之際,以手機發短訊要求男兒接她回家,男兒應允。

車子開行一會,女生對男兒說:『你可否在街上徘徊至我酒意散了,才送我回家?我不欲回到家後,給母親囉唆。』

男生遲疑了一會才回答:『我家人去了內地,明天中午才回來,妳可以到我家逗留一晚,怎麼樣?』

女生臉轉向男生,望了他一眼,她跟著看回前方,雙目搜尋霓虹燈下街道的店舖,沒有回應男生的提議。

待了片刻,男生不慌不忙地說:『上次你在我家過夜,我也沒有對妳幹什麼,你不用擔心吧。』

女生沒有作聲,也沒有望向男生。車廂靜寂起來之際,突然之間,女生對男生說:『前面有一家藥房,你轉進小街停下,讓我下車買一些東西。』

客貨車隨之轉入一條小街停下,女生跟著下車。男生在等待時,他沒有取出手機上網,而是百感交集,兩眼漫無目的地看著前方。

過了一會,女生返回車子,她向男生說:『平山,就到你家吧。』

平山看見依容只是揹著手袋,似是甚麼東西也沒有買,但他不便問她。依容願意跟他回家,已教他欣悅。

他們回到平山的家,依容對平山說:『我想去洗澡,你可否給我一條大毛巾。』

平山隨之走進他的睡房,取了一條大毛巾遞給依容。依容跟著走進浴室。

依容沐浴後,她穿回衫裙從浴室出來,客廳的燈光已經熄滅。依容走進平山狹小的睡房,平山坐於小書桌前,背向著房門,面向著桌上的手提電腦。他感知道依容走至,轉身以尷尬的神色問依容:『我寫了一份英文報告,星期一要交給上司,妳可否幫我修改一下。』

依容沒有猶豫便回應平山:『你站起來,讓我坐下吧。』

平山站起來後,他對依容說:『妳的精神似乎好了許多。』

依容隨意回答:『我仍然覺得暈眩。』

話畢,依容坐下椅子,閱覽著手提電腦,平山彎腰站在她身旁,給依容講述他要表達的意思。依容雙手不時在電腦鍵盤上操作,二人在交談中渡過了半小時。

平山的報告修改完後,他便去浴室洗澡。平山從容室出來,他穿著睡衣褲返回房間,依容已經瑟縮在被窩中。她對平山說:『你不介意我的衫裙放了在你的衣櫃吧。』

平山微笑了一下,他沒有回答。平山隨手熄滅房間的燈光,他掀起被子,躺下他的床。兩顆軀體無可避免地擁擠在一張單人床上,二人面對面側身而睡。

片刻之後,在漆黑的床上,平山以感激的腔調說:『今晚真是要謝謝妳!我為那篇英文報告煩擾不已。』

依容從容地回應:『不用客氣吧!我遲些要到醫院做一個小手術,你可否來接我出院?因我不願母親知道,以免她憂心。』

平山沒有遲疑便回答:『沒有問題。』

床上沈靜了一會,一絲女音問平山:『你是否有正常男兒的慾望?』

平山詫異地反問:『妳的問題是甚麼意思?』

依容沒有再回應,她伸出一隻胳臂至平山的背脊,摟抱著平山,平山的冰冷臉孔隨即被一張微熱的臉頰摩擦起來。平山緊張的情緒逐漸被舒緩後,掠過他嘴巴不知多少次的柔唇,終於停了下來,他的後腦跟著被一隻手掌按著,再沒有後退的空間,濕滑的舌頭伸進了平山的嘴口,制止了他呼救的能力。

狹窄的單人床上,被窩裡的溫度漸漸地上升,他們倆的唇舌,相互交替於對方頸項的肌膚數次,依容便伸手至枕頭下,取出一個她早已放置的避孕套,此刻平山才意識到,先前依容下車到藥房是買甚麼東西。

被子表面猶如微風吹動的湖泊,泛起著教人心情舒暢的漣漪。被窩裡二人面對面側身摟抱著對方,互動的兩顆軀體平行地陰陽相合,渾然天成為一體。玉泉於幽谷中噴射過後,五隻嬌指伸出床邊的被窩少許,掉下一個綁紮了的避孕套在地板上,二人才徐徐地進入夢鄉。

翌日清早,晨曦的曙光射在窗簾上,他們倆也甦醒過來。平山戰戰兢兢地問依容:『我雙親中午前回來,不如一起去飲茶?』

依容即刻回應:『你不要誤會,我們只是互相幫助的好朋友,我不願給你父母傳遞一個錯誤的訊息。』

雖然平山感到失望,但依容的態度堅決,他放棄了遊說她的念頭。


一個月後,依容到醫院做手術。手術後平山到醫院接她。

一位年輕女護士正為依容量度心跳和血壓,平山走至床邊時,他以詫異的語氣向女護士說:『丹玉,很久沒見了。料想不到妳中學時參加救傷隊,如今就當了護士。』

丹玉微笑地向平山說:『平山,我們一直懷疑你是同性戀,現在你來接女朋友出院,才真相大白。』

依容即時矯正丹玉:『我和平山只是舊同事,不是男女朋友關係,但平山的確不是同性戀者。』

平山臉露困窘之色,他欲轉移話題,隨之問丹玉:『妳跟柳青怎麼樣?』

丹玉毫不介意地回答:『他反對我做護士,我們分手很久了。』

平山感慨地說:『兩個人走在一起,必然按照自己的意願向對方互有要求,真是不容易協調的。』

丹玉隨口再問平山:『你現在是否有女朋友?』

平山頓露尷尬的神情,依容見狀,她對丹玉說:『平山仍然是一名宅男,所以我找他幫忙是不會惹來嫉妒的。』

丹玉聽後,她以打趣的語調向依容說:『我的職業女多男少,競爭非常激烈,既然有一位早已相識的獨男,我就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了。』

丹玉與平山隨之交換了手機的號碼。

丹玉離去後,坐在輪椅上的依容被推至客貨車。雖然她走路已經十分穩定,但平山依然扶她上客貨車的前座位,擔心她會跌下。

他們回到了平山的家,依容早有準備,她更換了睡衣才躺下平山的床上。這時平山的手機響起了鈴聲,他取出手機來看,臉露一點困色。

憑藉女人銳利的直覺,依容立刻問平山:『你可否拿一杯清水給我?』

平山回應後,他放下手機在床頭櫃,然後走出房間。依容即時取起他的手機來看,訊息是丹玉約平山吃晚飯聚舊。原來丹玉不是開玩笑,她似乎是有意跟平山展開戀情。

平山拿了一杯水給依容,依容喝了一口,她把水杯放了在床頭櫃,跟著躺下床上。

平山為依容蓋好被子後,他對依容說:『我母親出了門,父親今夜很晚才回來,妳不用擔心會有麻煩的。』

依容遲疑了片刻才開腔:『我現在還非常頭痛,倘若我睡醒了恢復元氣,我會自行離去的。』

平山意識到依容不想遇上他的家人,他即刻回應:『我請假了數小時,今晚要遲一些才放工,但也來得及在父親回來前送妳回家的。』

房門被關上,客廳傳進木門和鐵閘關上的聲響。靜寂的床上,閉上雙目的人兒,沒法阻擋的妒意湧上心頭。麻醉藥的殘餘,教她很快便入睡,但逃逸和面對的兩極思想糾纏於她的夢境,成了她手術後的夢魘。靈愛浮出了慾念,這是她料想不到的。無意的巧遇,丹玉掀開了她靈魂的門鎖,釋放出她霸佔而自私的幽靈。丹玉來勢洶洶,依容為平山的肉體會被丹玉枕上而感到驚恐,分享或容讓逐漸敵不過她獨享的私慾。

晚上七時多,依容甦醒過來,矛盾的思緒煎熬了她半小時,她沒法子忍耐,拿起手機打電話到平山公司:『你何時才下班?我想你送我回家。』

平山回答:『我正想離開公司。』

依容放下電話後,她如釋重負,去除膽戰心驚的思緒。平山沒有與丹玉吃晚飯,他的確在公司工作。

平山買了粥回家,他對依容說:『妳整個下午沒有進食,吃一碗粥後,我才送妳回家吧。』

依容吃過粥後,她去了如廁。返回睡房的依容,她再度躺下床上,面向牆壁側身而眠,甚麼說話也沒有對平山講。她錯綜複雜的心緒難以啟齒,是她著平山不要奢望把他倆的關係升級,依容下不了台階。

直至平出躺下床就寢,依容才轉身,面對面摟抱著平山。平山不知道依容偷閱他手機的訊息,對依容的突然轉變感到莫名其妙,誤以為一碗粥感動了依容,教她放棄要是晚回家的念頭。

週六早上十時,客廳傳進平山與他父親對話的聲音,跟著是木門和鐵閘關閉的聲響。平山走進睡房,依容已經坐在床邊,平山喜悅地對她說:『妳的氣息告訴我,妳已從手術中恢復過來。』

依容點頭。她跟著問平山:『我剛才聽見你父親問你為何關上房門,但我聽不見你的回覆,你如何作答?』

平山從容地回答:『妳放心吧!我解釋說錯手把房門關上,他就沒有理會了,因他也趕著出門。』

依容梳洗後,她問平山:『我們中午去飲茶,怎麼樣?』

平山覺得詫異:『兩個人也去飲茶?』

依容即刻反應:『一個人也可以去品茗的,有何奇怪啊!』

他們到了酒樓,依容帶領平山走至一張中型圓檯,她介紹她雙親、哥哥和嫂子給平山認識,平山頓感愕然,昨夜他們倆摟抱而睡,曾經嘴吻數次,但沒有發生過性行為,卻教依容改變初衷,容許他闖進她的家庭圈子。平山料想不到,慾念為先的依容,與他在床交之中,蛻化成另一位女人,她澎湃的靈魂失去了控制,要獨享平山的肉體。


半個世紀之前,男兒婚前是處男,女兒婚前不是處女,他們同樣會遭受歧視。但這種俗世觀念不是五十年不變的,尤其是在近二十年,在年輕一代中開始流行的無愛超友誼關係,更衝擊著傳統兩性關係的概念。

這種被美國稱為Friends With Benefits、No Strings Attached、Hooking Up的無愛超友誼關係,雖然男女有著性行為,但大家也不從屬對方,各自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互不干涉對方的私生活,或踏足對方的家庭圈子,而且沒有任何承擔或承諾。這些男女不是點頭朋友,他們是建基於一定程度的友情,互相幫助之餘,卻沒有情侶的深切思緒交流。他們的關係是超越朋友的友誼,卻沒有情侶的情緒牽繫和枷鎖。

這個嶄新的兩性交往模式,心理學家所知不多,似是過度的兩性關係,卻在不同年齡群組的男女展開,不只是局限於年輕人。

無愛超友誼關係文章的留言,大部份也是女性。最為矚目的是一位衛道的女士,她以冗長文字猛然抨擊無愛超友誼關係是對女性的剝削,等於讓男人免費嫖妓。衛道女士義正詞嚴的氣勢,惹來眾多女生前仆後繼的反擊,指責她的言論貶低女性,把女人視為男人的附屬品,對今天不少女人也獨當一面視而不見,滿腦子迂腐思想。

一連串女生的反擊言詞,會教人誤以為履行無愛超友誼關係的女生,全部也享受這種無拘無束的性關係,但不少女生留言,她們在享受這種關係模式之餘,萌生強烈升級至情侶關係的慾望。而一些年長過男生五至十五年的女人,雖然她們有升級的慾念,但卻裹足不前。

倘若把男人視作為無愛超友誼關係的剝削者,一些女生的留言,可能會改變這一個概念。有一些男生是要帶女方見家長,但遭到女生斷然地拒絕。她們聲稱嚮往這種不受管束的兩性關係,可以自由自在地享受人生。

一夜情會給人們帶來罪惡感,但與相熟的朋友發生性行為,感覺良好得多。一些失戀或離婚兩次以上的女人,對無愛超友誼關係更為趨之若鶩。下集會從一些研究數據,對無愛超友誼關係作較為深入的探討。


10 則留言:

  1. 我反而覺得ONS更容易接受。搞完嘢,真係好難「再見也是朋友」囉!

    回覆刪除
    回覆
    1. Arm:

      一夜情等於旅行時幫襯的店子,無愛超友誼關係等同街坊店舖,你走過就算沒有幫襯,老闆也會跟你打招呼,依然當你是朋友。嘻嘻!

      刪除
  2. 不想捲入一定家庭模式的關係,不一定沒有愛在當中。不設定只一個情侶亦能有性有愛。有愛冇性也不是不可能。愛沒有一定的型式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C嬸:

      你的見解覆蓋一些爭論的焦點。婚前不可有性行為,婚後才可有性行為,離婚後跟前度可否有性行為?倘若雙方仍然是獨身。

      為何情侶才可以有性行為?朋友就不可以有性行為呢?

      無性婚姻也有不少,是否不道德?

      男人嫖妓,從來也沒有承擔。為何女人要享受魚水之歡,就要有承諾?

      猶如無愛超友誼關係的維護者所言:汝非魚,焉知魚之樂?

      刪除
    2. 愛一旦被定型,負上框框,自然亦隨之有所規範。
      我視愛只是一種感覺,不必擁有,所以一切配答都是可能的。佔有慾不一定有愛。結婚也不一定有愛。愛不一定要有性,有性亦不一定要有愛。有愛又有性又能結婚種下感情固然是好,而這是何等多重緣份重叠得來?難啊!若然沒有如此造化,只能退而求其次,不必太執著。

      刪除
    3. C嬸:

      你的看法與亞洲儒家思想有衝突,但在無愛超友誼關係的一些留言中有不少類似的觀點,那些西方女人的立場非常鮮明和堅決。我相信這種對愛情的態度,在今天亞洲城市的女性中,有著一定的認受性和普遍性。

      刪除
  3. 無愛超友誼關係,重點在參與者各自都沒有愛人。只要任何一方另有愛人,或任何一方對對方產生了愛情,所謂「無愛超友誼關係」就不再存在!

    前者是你有所愛了,你自然不會想著這樣做,也不會容許自己這樣做。後者是你不會讓你愛的人這樣做!

    回覆刪除
  4. 校長:

    嘩!我不用寫下集了,給你三言兩語概括了。幸好我還有一些數據充撐場面,否則下集不知寫甚麼。嘻嘻!

    你看得十分準確,無愛超友誼關係的男女也是沒有固定伴侶的。這些文章的留言中,有一群與有婦之夫扯上關係的女人,竟然說自己與男人是無愛超友誼關係,她們跟有婦之夫只是有性行為的朋友而已。

    一個女人弄錯無愛超友誼關係的定義,不足為奇。有一群不同年齡的女人也搞錯,我真是覺得莫名其妙。

    跟有婦之夫定期有性行為,這是小三,不是無愛超友誼關係。這些女人是否要麻醉自己,讓良心過得去,我就摸不著頭腦了。

    回覆刪除
  5. 有趣有趣! 我也看過一些報導, 法國愈來愈多女人享受這一種無愛超友誼關係. 個人認為, 這一種關係, 男女兩方也enjoy, 不可以說成'一個願打,一個願捱'. 也不是男方'拎著數,免費漂'.

    回覆刪除
    回覆
    1. Joseph:

      法國女人是全世界最果斷的女人,她們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不留下一片情感。嘻嘻!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