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

2016年6月22日星期三

分手末日感之療


分手末日感之療

一位本博男讀者在「無愛超友誼關係探索」下集的留言,訴說自己的多年戀情觸礁,他在徬徨是否應該棄船?他的留言如下:

給作者, 及其他前輩, 讀者,

我是今日上網搜尋 "治療情傷" 的字, 輾轉來到這裡的。

我現在是一個迷茫的人, 當我叫M君。

雖然在作者其他文中有看到如何治療情傷……但我剛發現女友她出軌, 現在好傷心, 整個人運作不到。 做什麼都做不到……各大大們可否幫幫我, 教我如何處理這個失控的情緒?

事情是這樣 : 我和女友一起5年了……她是我的初戀。

最近的半年, 她對我好冷淡, 她回覆我的 msg 都只是: yes、no、em、wt ……就算。 想認真跟她聊, 她就會說壓力大唔想講, 唔想傾, 好忙。 叫我比空間她。 我聽她說, 也不常再給她msg。

在這半年, 有時一起相處食飯行街, 她都是密密用手機同其他男仔msg。 有時仲會叫我幫佢影相, 影完相就即刻 send 比人。 我感覺到……有唔好的事要發生/發生緊。 在約3月時, 我msg她: 如果你有更好的對象, 或者要約其他男仔, 請通知我一聲, 好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吧。 她也沒有回我什麼。

剛過去的數天是我的生日, 她不飲酒的……但她家中卻有一枝飲過的紅酒, 酒杯。 在梳化和床上面佢用手機的時候掃手機畫面時, 更驚見 "我地幾時一齊上大陸? ENJOY D", "我下次戴返condom, 再做耐D", "你到我屋企樓下啦? 我落來接你", 盡是情意綿綿的說話。 有時說話她以前曾對我說只對愛的人說, 性行為也只會對愛的人做……但她做愛的對象不止一個……

我好無用……既然早已不喜歡我……為什麼要暪我這麼久……而要這樣做?

M君面對的境況其實屢見不鮮,做得更為過份的女生亦大有人在。事實非常明顯,M君的女友已經移情別戀,而M君就沒法子接受事實,這是甚麼原因呢?本來以一句簡單的說話就可以勤說M君,但我們不妨從近期的研究和見解,剖析一下分手前後的困窘心態。

戀人分手不是容易啟齒的事,大部份人也難以直言。近年對13 – 17歲青少年的研究,24%認為以一句手機短訊來分手,是綽綽有餘,而26%的少年人曾經這樣做。如此兒戲的分手方式在滋長中,原因是互聯網社交媒體的發達,年輕一代缺乏面對面提出分手的社交能力。而且,這也可以避免一些過份反應的收場,但實際就會使被甩掉的一方更為憤怒。

人類腦部的生理結構昰需要依附的,因此,分手在生理上是一種創傷。羅傑斯大學的人類學家凱倫‧費舍爾指出,人們被拒絕的生理反應是跟拿走了癮君子毒品的生理反應相同。分手的初期,破壞了腦部一些地方的正常活動,諸如控制情緒和獎賞的部份,更是管理情愛的部位。而且,管理身體痛楚和苦痛的部份也受到牽連。

費舍爾在近期神經生理學期刊的一篇文章中,述說大約十五位剛剛被對方拋棄的戀人,對他們進行磁力共振掃瞄。在掃瞄過程中,他們分別展示兩幅圖片:一幅照片是甩掉他們的前度戀人,另一幅照片是陌生人。磁力共振影像顯示,展示前度戀人出現的閃爍影像,跟癮君子被取去毒品時相同。

這項研究不但發現毒癮在腦部的相關部位,也知悉了人們情感依附和苦楚在腦部的區域。

費舍爾的研究證實了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園的心理學家納奧米‧艾森貝格爾的發現,就是社交的拒絕觸動腦部的位置,是對身體痛楚產生厭惡反應的同一部位。分手刺激的痛楚,是提醒人們社交是生存之道,警告我們不可以輕視。

雖然艾森貝格爾的研究沒有覆蓋失戀,但她指出,失戀的傷痛遠超過社交的拒絕,因他或她跟前度戀人有著一段共同的回憶。

這種痛楚可能造成被甩掉的戀人纏繞著前度,他們的行為是各式各樣,用意是減輕苦痛而已。

孩提時代的依附,影響著處理和面對分手的方法。一些在嬰兒時期受著父母適度照顧的人,他們發展出安全感的依附方式。在提出分手時,也會顧及對方的感受,從而做出使對方有體面和尊嚴的分手技巧。倘若他們是被甩掉,他們認知道失戀的傷害,經過了一段夢碎的日子,就會理性地接受,繼而向前走,尋找新的戀情。

童年時建立了沒有安全感依附關係的人,他們欲跟對方分手,卻難以啟齒,焦慮的心態使他們把一段心無可戀的愛情藕斷絲連,從而幹出不少令雙方憤怒和侵略性的行為。若果缺乏安全感依附的人被甩掉,他們就難以捨棄,依然想跟厭倦他或她的戀人歡好,從而逃避痛楚。他們心知一段戀情已經結束,卻沒法子接受,致使也無法從失戀中復元,只是糾纏著不願離去。

個人自尊和自信的高低,也影響分手康復的能力。加州大學的研究得知,自尊和自信低的人,在互聯網社交媒體的求偶中受到拒絕,情況最為惡劣。他們從心底裡譴責自己外,還會針對拒絕他們的人,而且壓力荷爾蒙升得很高。這些人在戀愛中被甩掉,嚴重的就會日以繼夜把自己關閉在房內一段時期。

自尊和自信高的人,他們被戀人甩掉,也會經歷苦痛時期,但他們不會埋怨自己太多,就可走出失戀的傷洞,重新面對將來。

分手是可怕的事實,懼怕自己沒有人愛等心態,沒有人想經歷,但人們是可以克服生理和心理等的天然枷鎖,去減輕分手的苦痛。以下是一些專家的意見,可供參考。

若然你欲跟戀人分手,不要幹出刺激對方的林林總總行為,從而逼使對方提出分手,應該主動承擔分手的決定。挑釁和激怒對方的行為,令對方埋怨自己無價值,影響他或她在將來邂逅新戀情時裹足不前,失去自信心。

應該跟對方面對面說清楚分手,因一些非語言的神情可以讓對方領悟到他或她不是沒有價值的,使對方將來可以重拾新的戀情。別以為這些事情與你無關。研究發現,以卑劣手段跟對方分手的人,若干年後他們會感到悔恨,從而阻礙了自己的新戀情。

請不要說一些傷害對方的言語,不要數臭對方的缺點,不要解剖兩人在生活中的細節,讓對方有尊嚴地分手,這也是保存了自己的臉子。

斬釘截鐵的態度是必要的。所以不要跟對方說保持聯絡,或再見亦是朋友之類的說話,以免對方存有重修舊好的希望。而被甩掉的一方,就要把與前度有關的物品全部拋棄,包括照片和紀念品等,避免睹物思人外,還要斷絕與前度的所有聯繫,這不是絕情,而是要讓自己徹底放下傷痛,才可面向新的戀情。

被甩掉的一方不要祈求對方重新考慮恢復舊情,從磁力共振掃瞄影像得知,被拒絕的腦部變化,隨著時間的邁進,會回復正常。

幹出向前度戀人報復的行為,只會使前度戀人覺得飄飄然,而自己的情緒就被鎖著,沒法去面對新的感情。

世上有不少男女組合是匹配的,所以,不要為了一株樹而放棄整個森林。為了一段逝去的情感而抑鬱和頹喪,這是不值得的。

兩個人的關係是互動的,個人也受著生理和成長依附關係的擺佈,從而不能自己。但當你了解到這些客觀因素後,就應該以理性的態度去克服分手的傷痛,盡可能以理性去征服動盪的情緒,這才是心理健康之道。

一位心理治療師曾經撰文,倘若前度戀人的容貌不斷纏繞你的腦海,你可以嘗試把他或她的影像出現時,聯繫你最厭惡的東西,情感就可逐漸由愛變成惡,他或她的影像就會逐步消失。例如,你最厭惡老虎,當他或她的影像浮現在腦海之際,你便即時想起老虎。不過,有可能會起了反作用,就是你的前度戀人的形象在你心中依然屹立不搖,但你卻戀上了老虎。嘻嘻!

2 則留言:

  1. 很好的分享呢!佛爺好嘢:)

    回覆刪除
    回覆
    1. Cherry:

      哈哈!過獎啦!我只是把專家的見解,由大碟炒成細碟咋!嘻嘻!我鬼有咁好學識咩!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