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

2016年10月15日星期六

「港獨」侮辱華人的心理


「港獨」侮辱華人的心理

香港兩位候任立法局議員在宣誓時,以口音為理由,隱約把China讀成「支那」,而其中一位更說出疑似粗言的字句,引起軒然大波。民主派的一位律師議員認為沒有問題,辯稱這只是小事,因為建制派也有議員在宣誓時讀漏了「香港」二字。究竟這兩位候任議員採用了甚麼伎倆呢?

1960年代,美國黑人民權運動上升,逼使美國國會通過平等權利法,以保障不同族裔的權利,明目張膽欺凌黑人的言行開始有了制約。

1970年,美國哈佛大學非洲裔精神科教授徹斯特‧皮斯(Dr. Chester M. Pierce)命名microaggression(微冒犯)。1973年,麻省理工學院女經濟學家瑪莉‧羅維(Dr. Mary Rowe)演繹微冒犯,命名micro-inequities(微不平等)。她認為不止是有色人種,女性也是受害者。

瑪莉‧羅維對微冒犯進行了詳盡的解釋,指出一些人,以短暫而難以證明的隱蔽言行,似是無心之失地去侮辱其他族裔、性別或群體等,而這些言行似是十分「輕微」,以致沒法追究法律責任。

微冒犯是否可以解釋香港兩位候任立法局議員所使用的伎倆呢?就留待各位自行去判斷吧!

為何港獨份子以日本侵華時使用辱華的稱呼呢?支那的貶意甚重,是軍國主義的大和民族用來侮辱華人的。港獨份子採用這個稱呼,目的是要羞辱華人,因為他們不認為自己是華人,但他們的心態是甚麼呢?我們不妨以社會心理學的角度去探討一下,或許可以透視他們的底蘊。

社會身份理論認為,人們有心理需要去追求優越感,他們要使自己獨特而優勝其他人。若果他們屬於某一個群體,就會以為自己的群體優秀過群體以外的人。尤其是群體之間是有競爭性的,他們更加覺得自己群體的身份受到挑戰。

研究證實,貶低其他群體的價值,不但感覺良好,而且可以提升自我價值。

社會比較理論認為,人與人之間是經常自然地作出比較的。但人們喜歡向下比較,跟條件差過自己的人作出對比,從而感覺良好。研究發現,曾經受過侮辱的人,他們以惡劣態度對待其他人後,會自我感覺良好。

精神分析學鼻祖佛洛伊德的古典投射理論,認為人們以負面態度看待其他人,是因為他們也以負面心態看待自己。這個理論得到研究的支持,人們被告知他們的態度憤怒,他們也視其他人是憤慨的。

另外,人們感到自尊心受到威脅時,也會展現侵略性言行。這與他們對自己的感覺好或壞無關。

香港年輕一代,已經不能猶如他們父母輩般,可以輕視或鄙視內地人,他們的自尊心大受打擊。他們沒法認知道,過去一千多年的唐、宋、元、明、清,中華民族也建立了強大的皇朝,直至清朝的極度閉關自守才令中華民族衰弱。香港可以凌駕內地的日子,只是半個世紀。踏進二十一世紀,這個局面就逐漸煙消雲散。一些香港人沒有認清中華民族本是強大的歷史事實,就沒法面對現實,尋求港獨來重拾優越感,滿以為做過殖民地的香港人必定優勝過內地人。

然而,以支那人來侮辱內地人,不但是自卑的表現,而且也是不祥之兆。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遠東軍事法庭判處以支那辱華的大和民族軍政要員絞刑。而日本軍國主義在華的代理人汪精衛,他在南京的墳墓於1946年被蔣介石總統下令炸毀。支那一詞本來沒有貶意,但軍國主義日本把這一稱呼演繹成有侮辱性後,支那的稱呼不但沒有使日本征服中國,反而使她戰敗投降,連日本在中日甲午戰爭奪去的台灣也要交還。港獨份子以支那來辱華,他們是否潛意識裡,對港獨有著不祥之兆的預感呢?

2 則留言:

  1. 佛爺:

    星期三佢哋要再次宣誓,到時睇吓佢哋搞咩新花樣。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世純:

      我諗佢地玩真人表演69式!嘻嘻!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