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

2017年5月26日星期五

黃絲議員詭傳媒


黃絲議員詭傳媒

香港的黃絲議員和傳媒,他們並不是烏合之眾,策略和行動是有理論為依歸的。他們製造對北大人的「集體歇斯底里」(Mass Hysteria),是一種可以廣泛蔓延的公眾恐慌。社會學稱這種現象為「道德恐慌」(Moral Panic),而道德恐慌是要依賴傳媒來滋長的。

道德恐慌的定義是一種恐懼超出了實在的客觀威脅,是由個人或群體所製造出來的,務必使公眾感到威脅的存在。

道德恐慌的概念是由南非的犯罪學家「斯丹頓‧科恩」(Stanley Cohen)所發展和普及化。科恩是解釋傳媒和公眾對1960年代,發生於英國南部海濱的青少年騷亂事件。當時兩幫崇尚不同次文化的青少年「摩斯和搖滾樂」(mods and rockers)發生衝突,科恩解釋,傳媒的報導和執法當局的態度,造成社會對青少年群體感到威脅。

道德恐慌便開始應用於不同的社會範疇。例如,校園暴力、虐待兒童、撒旦崇拜、暴力、焚燒旗幟、非法入境者和恐怖主義等。

當傳媒須要以歪理去製造、強化固有觀念和加劇原有的分裂時,道德恐慌就會被應用而上,從而激化種族、族群和階級的矛盾。

道德恐慌有三大特徵:

第一,聚焦在一些行為,無論是真實或想像的,在個人或群體上。科恩以「民間魔鬼」(folk devils)來形容大眾媒體所使用的手段,通常是以一連串的攻勢,以負面資訊去妖魔化某個群體。

第二,民眾關注的事項與客觀的威脅是存在著距離,媒體便誇大這些差距。

第三,時間的拖長對某些事宜的關注會做成動盪不安,通常是發現一些威脅,跟著是急速地爬升至公眾關注的巔峰,繼而突然平息了。

「公眾歇斯底里」(Public Hysteria)就會被帶進議會來討論,成為一些議事日程。

道德恐慌是誇大和扭曲的公眾和政治反應,這是由個人或群體製造出來的。他們一般是誇大一些數據、暴力程度和損毀性來達到目的。通常是動態地混合著民間魔鬼、條例、傳媒、政客和大眾。

而且,傳媒是採用兩大伎倆去製造道德恐慌:框架和突顯。

框架是選擇性地報告資訊,過濾了媒體老闆不欲見到的內容,使讀者聚焦在某些新聞領域和範疇。突顯是一個心理步伐,不但強調某些新聞,而且增強讀者原來的記憶,與框架相輔相成地觸發讀者原先的態度、信念和偏見。

一科國教可以搞到香港滿城風雨,這是甚麼心態?倘若一科國教就可以洗腦,全世界的修道院也關門大吉了。摸一下聖經便可全心侍奉主,何須要進修道院?全世界不同國家也有各自的選舉制度,日本和一些西歐國家依然有皇帝,若果當成是國際標準,香港也要捧一個「九龍皇帝」出來製造君主立憲政府。「一地兩檢」行了超過半個世紀,根本不是新構思,但主要是實施在兩個不同的國家。如今香港在「一國」之下,竟然吶喊不可以一地兩檢?黃絲的道德恐慌伎倆,最重要把深圳河以北的大陸人妖魔化,將十三億人塑造成「民間魔鬼」(folk devils),就可以不停地在香港使用道德恐慌來製造混亂了。

2 則留言:

  1. 分析清析,佛爺可以考慮去做政府軍帥!

    回覆刪除
    回覆
    1. 匿名:

      意隨心發,何德何能?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