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5日星期一

個人主義的冒起


個人主義的冒起

西方專注於自我的唯我世代(Me Generation)於過去半個世紀甚為矚目,使個人主義將會成為二十一世紀的其中一個中心主題。戰後嬰兒潮一代首要追求的是享樂主義和有益健康的療法,但今天的個人主義,純粹按照自己的利益行事,而對群體的利益便置之不顧,正是當今世態的指導原則。然而,從歷史的觀點來看,個人主義的理念和實踐是一個激進的概念。十八世紀的啟蒙理想是反對過去千年教會和政府擁有的絕對權力,卻為個人主義於過去數百年的持續提升奠定了基礎。

今天個人主義的表達隨處可見,以致唯我世代也被看得溫和。獨身主義不再是奇花異草。無論口語或文字,使用「我」的用字明顯地增多。而且,自拍,更是當代個人主義的典型代表。個人主義的崛起是平行地對大機構失去信心和信任,以這種心態去看世界是沒有逆轉的跡象。事實上,個人主義十分明顯地蔓延至世界各地,人們是抗拒外在的控制而只是顧及自身的權益。隨著時間的前行,我們逐漸地體驗到個人自主的傳播和個人判斷的信心與日俱增。

美國個人主義的崛起,肯定與政黨政治的下滑和宣稱自我獨立人士的冒起息息相關。與此同時,宗教團體的沒落和個人精神靈性探索的上升,反映了對權力機構的抗拒和自我的肯定。當代最具影響力的思想家之一的莫伊塞斯‧納伊姆(Moises Naim)在他的名著《權力的結束》(The End of Power)一書中爭辯,許多國家的中產階級和更為流動的世界是導致個人主義普遍的原因。當人們生活變得充實時,他們便難以團結和控制。而且,官方權力的侵蝕和自我自主的升級,在未來可能會加劇地出現。

至於在商業方面,個人主義的勝利代表了大眾市場(Mass Market)的永遠退休。若然個人主義是真正的自由和生活的選擇,公司或企業就須要正視消費者是獨特的個體,而不是屬於任何社群或其他形式的固定市場分類。人們對自力更生、民主和個人自由的更為尊重,已經發展出「我是第一」的文化,從而製造了一群參與性更強、更為有自信和吶喊的消費者,逼使企業重新評估跟顧客互動和關係的方式。個性化的產品和服務,將會非常明顯地以個人主義的理念作為策略去爭奪市場,這才可利用時勢在市場分一杯羹。

人類是群體的動物,以自己為第一的個人主義不斷膨脹起來,對人類社會的未來是福還是禍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