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5日星期二

性愛娃娃醉男心


性愛娃娃醉男心

1879年出生的愛爾瑪‧馬勒(Alma Mahler (1879 - 1964)),她父親是一位畫家。愛爾瑪成長在一個充滿藝術家的天地,但她卻酷愛音樂。1902年,愛爾瑪嫁了猶太裔奧地利作曲家和指揮家古斯塔夫‧馬勒(Gustav Mahler)。古斯塔夫於1911年離世後,愛爾瑪邂逅了表現主義畫家和作家奧斯卡‧柯克西卡(Oskar Kokoschka (1886 - 1980))。這位比愛爾瑪年輕七年的小鮮肉奧斯卡,他的血肉之軀抵擋不住愛爾瑪熾熱胴體的煎熬,在他們邂逅不到二十四小時裡,小鮮肉就被愛爾瑪的滾燙火熱軀體烹調了。奧斯卡跟著為愛爾瑪繪畫了一些作品,而最為著名的畫作是《風的新娘》(The Bride of the Wind)。

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 -1918)爆發,奧斯卡自願參軍,但他於1915年在跟俄羅斯交戰的東線戰場上受了重傷。奧斯卡回到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才知道愛爾瑪已經嫁給了一名建築師。

1918年,奧斯卡到德國慕尼黑見模特兒女工匠和裁縫師愛米娜‧穆斯(Hermine Moos),提供愛爾瑪的圖像面貌和從她裁縫師處取得的身段數據,要求愛米娜製造一個跟愛爾瑪身材一模一樣的模型。奧斯卡要求模型的皮膚要有真實的感覺,愛米娜便以天鵝毛皮製造人體模型的皮膚,務求有女人皮膚柔軟的感覺。

然而,這個花了半年時間製造的人體模型,雖然身材大小跟愛爾瑪一樣,但奧斯卡覺得她太過毛茸茸,他要的是跟愛爾瑪相似的人體模型。猶如英國心理學家亨利‧埃利斯(Henry Havelock Ellis)在他的著作《性心理》一書中所言,男人是著眼視覺,女人就著重感覺。女模特兒工匠愛米娜的作品,就是著重在感覺方面,致使奧斯卡甚為不滿。

奧斯卡在1919年初取得了人體模型,他於1919 – 1922年期間,為他命名為「靜寂的女人」的人體模型繪製了兩幅油畫和創作了二十幅畫作。而且,奧斯卡還僱用了一名女僕,帶同靜寂的女人去觀賞歌劇和參加派對。不但如此,奧斯卡還以女傭和朋友散播靜寂的女人之謠言,使報章爭相報導。有評論認為,奧斯卡只是藉此機會來增加自己的名氣而已。

奧斯卡在一次香檳派對中,把靜寂的女人穿上最華麗的服飾,飲至酩酊大醉的他,於翌日黎明時把靜寂的女人斬首,然後打破一支紅酒,傾倒在她身上。天亮之後,一名巡警見到他後園有疑似屍首而上門把奧斯卡逮捕。

雖然愛爾瑪在一戰結束後跟建築師離婚,而她於1929年再與一名作家結婚,但她在兩段婚姻之間沒有跟奧斯卡再續前緣。愛爾瑪的一生也圍繞著社會上的顯赫人士。奧斯卡於1934年移居布拉格,從而邂逅了他命定的妻子。然而,奧斯卡與愛爾瑪的火辣辣情慾關係,影響了他一生的畫作和劇本創作。

1997年.美國一名年輕藝術家馬修‧麥克馬倫(Matt McMullen),他在車房製造擺放在櫥窗的矽質女體模型,模型的銷售對象是商戶,但換來的電郵是查詢矽質女體模型是否合乎真人比例,是否可作為性愛娃娃之用?馬修頓悟到矽質合乎人體比例和尺碼的性愛娃娃是一門生意,他便轉靜為動,把僵化的矽質女體模型活化,使之成為男兒的情慾寵兒。

時至今天,馬修創建的RealDoll公司,邁向人工智能的年代。智能性愛娃娃不但合乎真人比例,而月配置了可以轉動的玻璃眼球、真實頭髮、質感皮膚、個性化,可以聽從指令、全身佈滿一百個感應器、陰道會發熱等。使用全新的立體打印技術,製造出來的產品幾乎與真人無異。然而,馬修拒絕為客人製造前度女友或伴侶的模型,除非得到她們書面同意。因以今天的技術,製造出來的矽質女體模型,跟顧客的前度女友或伴侶可以非常相似的。

馬修憶述一位六十多歲的男顧客,問性愛娃娃的額頭可否有皺紋和臉部有雀斑,使她看起來不像年輕女人。馬修回答當然可以。因他公司的性愛娃娃是因應客人要求而製造,男人不一定鍾愛飛彈胸女人的。

RealDoll公司每週付運超過十個度身訂造的矽質人體模型到全美各地,售價從六千美元起,到最昂貴的價值二萬五千美元的人工智能娃娃也有。雖然一成的人體模型是男性,但估計購買者是男同性戀者。馬修被問是否只有男性客人時,他回答不能否認顧客是有女人的。而且,一些伴侶欲玩一皇雙后,但不願有第三者人參與,他們也會購買智能性愛娃娃,也可避免感染性病的風險。

智能性愛娃娃並不是純粹用來做愛,一些男人帶她到餐廳用膳或到海灘等其他消閒地方,形同是真實的伴侶。一些男人並沒有與智能娃娃做愛,把她當成一位有靈無慾的情人而己。馬修認為一些人覺得孤單,但不願意去建立一段關係;一些人經歷了情感傷痛,無法再去信賴花花世界的女人;一些人因為伴侶離世卻不願再建立一段新關係。林林總總的原因造成男人購買智能性愛娃娃。

IDollator是一個新名詞,用來形容依附性愛娃娃的男人。這種關係在日本文化中存在了數十年。日本平均每年售出了二千個昂貴智能性愛娃娃,她們不是普通的充氣塑膠娃娃。而且日本還有智能性愛娃娃妓院,供那些沒有能力購置昂貴智能性愛娃娃的男人使用。

日本一位精神科專家說,智能性愛娃娃可以使男人投射他們的慾望來幻想,但這並不是如此簡單,真實存在男人慾念而幻想出來的女人,這是會毀滅超現實的夢幻的。

然而,西方一些專家指出,智能性愛娃娃的性格,可以是度身訂造,合乎男人的慾望,在現實世界中根本不存在這種千依百順猶如奴僕的女人性格。如此單向無條件的男女情愛是非常危險的,應該對這種存在社交能力的智能性愛娃娃進行探討,究竟她們對社會和個人造成甚麼傷害。

一個對抗性愛機械人的運動正在展開,呼籲禁止所有性愛娃娃,認為性愛娃娃是物化女人和宣揚對女性使用暴力。這種人與物的情慾關係只會促進人口販賣、賣淫和春宮媒體。

馬修便在雜誌反駁,指出智能性愛娃娃只會減少人口販賣和賣淫,是起了正面作用的。而且,假陽具只是男人的小部份器官,性愛娃娃是完整的個體,為何沒有人抨擊假陽具物化男人呢?

一名研究人類與機械人情慾關係的專家認為,這種關係只可是用來過度,不能長期依賴沒有血肉之軀的智能身體,因為情慾關係是須要互動和分享情感的。

性愛娃娃智能化正在起步階段,引發的爭論並不少於一百年前奧斯卡的靜寂的女人。然而,有專家預計,三至五年後,賦有情感的智能性愛娃娃,幾乎可以取代女朋友。

【佛爺伊德疑問】今天個人主義急劇冒升,正所謂相處好,同住難,相愛容易相處難,智能性愛娃娃是否使現今的社會人際關係得到了舒緩和解脫呢?

以下是兩個介紹製造智能性愛娃娃的Youtube視頻供參考:

Real Doll視頻一(十八禁)

Real Doll視頻二(十八禁)


2 則留言:

  1. 古語有云: 妻不如妾, 妾不如偷, 偷不如偷不到
    但即使偷不到, 都可能不如功能全面的超級性愛娃娃

    因為老婆真是超級無敵永遠地咁煩的一種存在, 十個娶老婆的人, 九個半都在煩
    妾應該都是一樣煩, 但可能煩少一點, 因為她需要分心對付大婆
    偷的, 處理得好的話, 應該想煩你也煩不到, 而且通常比妾更就手
    偷不到的, 只有你想煩她, 她不會想煩你, 在腦海中無限美好的存在, 當然比偷更好

    但超級性愛娃娃呢, 要多美好便有多美好, 而且就手到不得了, 兼夾永遠不會煩, 故此上述全部都無可比擬(?)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的妻、妾、偷、偷不到的邏輯推理認真一流!以煩為主題,道出了男人心聲。最後得出結論,就是超級性愛娃娃才是男兒夢寐以求的伴侶!嘻嘻!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