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7日星期四

玩富家女要很有錢


玩富家女要很有錢

楓葉國宣布展開了華為太子女的引渡聆訊之後,中方外交部的反應可以姑且不理,當無講過說話也可,因在意料之內的陳腔濫調,毫無新意,講了等於無講。但跟著中方對加拿大的油菜籽(芥花籽)出招,就真的不是空口講白話,因牽涉加拿大中部很多農民的生計。我們不妨從香港歌手尹光的一首歌曲「舊日的女性只識嗟嘆怨命,懦弱又怕醜兼夾多病……」來探索一下,咬住落難公主不放為何會是噩夢。

加拿大三大聯邦政黨中,保守黨的根據地是在位於中部加拿大的草原省份,自由黨的票倉就在東部加拿大,聯邦新民主黨就從未執過政,只是在吶喊基層利益。中部加拿大是遼闊的平原,是加拿大的糧倉,也有石油等礦場,主要居民以白人為主,所以種族歧視相當利害,美國奉行白人至上主義的3K黨也曾經在那裡活躍過。

現在加拿大執政黨是自由黨,總理杜魯多的父親老杜魯多也曾經是加拿大總理。老杜魯多在數十年前執政期間,推行了一些政策,造成中部草原省份的加拿大人十分反感,認為忽視了他們的利益。這段宿怨一直沒有消退,如今小杜魯多執政,還要他們為綁架太子女而付出沉重代價,他們會否認同?

正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加拿大出產的油菜籽有甚麼問題也是無問題的,若果要挑剔,蒸餾水也可以說滋生細菌的。問題是每年五十億加元的出口,有接近二十五億元是到中國市場,如何尋找新的買家才是問題。加拿大聯邦保守黨黨魁曾指責小杜魯多對華不夠強硬,今次火燒的是他的票倉,倘若他於年尾的大選中勝出,成為下一任加拿大總理,不知他會否傾巢而出,對中方禁運所有加拿大農產品來逞強?

農民最關心的是眼前的農田收穫,如今要他們用近二十五億元來玩華為太子女,他們是否覺得物有所值?中方出這一招,自由黨和保守黨也會非常頭痛。

農民面對天災也無可奈何,但今次綁架太子女事件是人禍。倘若可以說服他們相信這是一次無可避免的自然災害,他們可能會無奈地接受。

此外,太子女聘請的精英律師團隊找到了破綻,美國的臨時拘捕令在今次綁架太子女的程序上違規,兼且她是先遭到審問三個小時之後才被逮捕,而不是先逮捕,講出她的權益,然後才審問她。這段連電影和電視也常見的情節:「你有權不發言,你有權保持緘默,你有權聘請律師,……」也沒有做。執法人員當太子女是鄉下人,以為她甚麼也不懂,可以不按照既定司法程序對待她。還有,太子女只是過境加拿大,不是進入加拿大。

律師團隊也因此向加拿大政府提出民事索償,若果打贏了官司,律師們也可分一杯羹。可以說,綁架太子女最得益的就是一群精英律師。

就算太子女是懦弱又性醜兼夾多病,那些律師也會撐她出來,從而獲取巨利。官司拖得越長,對律師們的荷包越有利。

十九世紀俄羅斯著名文學家屠格涅夫的中篇小說《旅長》,開場時兩個並肩而行的男人在路上,見著前面向他們而來的一位走路東歪西斜、手腳乏力,半殘半障的男人。並肩而行的兩男的其中一男問另一男:「為何前面的男人如此殘?」另一男回答:「他原本是一名旅長。」發問的男人頓露詫異的神色:「甚麼?旅長?他在戰場上如何指揮千軍萬馬呀?」另一男從容地回答:「他當年是威風凜凜,體魄健壯的。」好奇的男人再問:「那麼,為何他會變成這樣的?」另一男嘆息地說:「皆因女人!」

《旅長》的哲理是甚麼呢?大家不妨思考一下。現在華為太子女的引渡聆訊推遲到五月,太子女擁有豐厚資源,可以優遊自在地生活,她根本不用擔心。但玩弄富家女,代價是相當龐大的。中部加拿大種植油菜籽的農民,他們的心情不可能是猶如太子女般逍遙自在,可能只是在嗟嘆怨命。世俗的警世之言:「千萬不可得罪女人!」倘若要逞威而玩弄富家女,必須要有一擲千金的氣魄和實力才可。

4 則留言:

  1. //氣魄和實力
    加拿大以為自己有

    回覆刪除
    回覆
    1. 加拿大有此氣魄和實力,但如何使那些農民相信,犧牲他們的生計來咬住太子女,是值得的,這才是挑戰。

      刪除
  2. 看過新聞片段,太子女除了因為是太子女比較特別外,並沒什麼好玩之處。只能說,啲鬼佬口味真獨特!

    回覆刪除
    回覆
    1. 鬼佬素來都是很重口味的。嘻嘻!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