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3日星期一

泛民反《逃犯條例》是1812年拿破崙攻勢


泛民反《逃犯條例》是1812年拿破崙攻勢

十九世紀俄羅斯大文豪托爾斯泰的文學巨著《戰爭與和平》,和古典音樂大師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也是以拿破崙於1812年侵略俄羅斯的歷史為背景,從而為世界創造了經典而膾炙人口的文藝作品。究竟為何1812年俄羅斯的「衛國戰爭」,可以促使兩名俄羅斯天才藝術家震盪心弦,從而創作了不朽名著呢?我們不妨簡單地看一下這段歷史,了解一下拿破崙當年的氣勢,或許,這是泛民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氣勢磅礡的反照。

十九世紀初,拿破崙在歐洲大陸的勢力如日方中,成了歐洲的霸主,唯獨英國隔了英倫海峽才可跟他對抗。拿破崙便採用了「大陸政策」,禁止歐洲其他國家跟英國有貿易來往,猶如今天美國對伊朗和北韓的禁運一樣。

歐洲各國紛紛被迫跟隨孤立英國。但俄羅斯認為這樣的抵制嚴重傷害了自身的經濟,她沒有跟隨,繼續與英國通商。英國的商品便可以通過俄羅斯運往歐洲大陸其他地方,這就破壞了拿破崙對英國的有效經濟封鎖。

拿破崙跟沙皇亞歷山大一世經過了數次的軍事衝突,簽訂了一些空洞的和平條約,得到了短暫的和平。這就是歷史長篇小說《戰爭與和平》夾雜的戰爭時期與和平時期。

1812年春天,拿破崙揮軍到波蘭,要逼使沙皇亞歷山大一世就範,但亞歷山大一世依然拒絕跟拿破崙合作。

拿破崙就籌組了當時歐洲史無前例的龐大軍隊,於6月24日的夏天開始進攻俄羅斯,意圖逼使俄羅斯屈服。

六十萬大軍便向俄國疆土進發。但是,拿破崙速戰速決的策略在進入廣闊的俄羅斯土地後,沒有太大作用。因俄羅斯軍隊不敵法軍便撤退,沒有跟法軍硬碰硬,兼且採用堅壁清野策略,毀掉所有資源和糧食。法軍越走越深入俄羅斯疆土之後,俄軍的焦土策略造成法軍得不到糧倉支援,加上秋天到來,飢餓和寒冷引致疾病,疾病導致法軍傷亡慘重,此時實際戰死人數並不太多。

1812年8月,沙皇亞歷山大一世撤換了只是命令軍隊後退的最高指揮官,換上67歲的庫圖佐夫將軍。當時的輿論認為庫圖佐夫的指揮能力不及拿破崙,但庫圖佐夫在俄羅斯軍官中的聲望很高。

庫圖佐夫跟拿破崙的軍隊輕度交鋒後,也隨之撤退。直至軍隊退至距離莫斯科以西110公里的博羅季諾村才佈署堅固的防禦工事,以阻止拿破崙的軍隊繼續向莫斯科推進。

9月7 日黎明時分,法國向佈署在博羅季諾村的俄軍展開正面而猛烈的攻擊。這場戰事直至入黑才結束,估計俄軍傷亡是四萬至四萬五千人,而法軍傷亡是二萬八千至三萬五千人,這可能是人類歷史上傷亡最為慘烈的單日戰役。俄軍趁黑夜撤退,似是法軍小勝的一場血腥戰役,是拿破崙侵俄戰爭的轉捩點。

《戰爭與和平》中的男主人翁安德烈,這名受傷了的軍官在傷兵營,遇上了他前赴戰場後,誘騙他未婚妻娜塔莎私奔的花花公子軍官。這位花花公子軍官因受了重傷而須要折肢,安德烈原諒了花花公子軍官之後,花花公子軍官不久便離世。

博羅季諾村戰役後,大量傷兵被運往莫斯科,娜塔莎得知了安德烈就在傷兵營中,她在遭到家人嚴密監視下裝睡,在深夜靜悄悄地竄進營中見安德烈,對他悉心照料。雖然娜塔莎跟花花公子軍官私奔並不成功,但她曾經要求跟安德烈退婚。

娜塔莎後來回心轉意,安德烈的摯友彼德便對安德烈說:「我們曾經講過,一個失足的女人應該受到原諒。」

安德烈回應:「沒錯!我曾經說過,一個失足的女人應該受到原諒,但我沒有說過,我可以原諒一位失足的女人。」

然而,此時受了重傷的安德烈,他在傷兵營中卻寬恕了娜塔莎的背婚。正當安德烈的傷勢有所好轉時,他突然離世了。

《戰爭與和平》的虛構情節,也反映了這場戰爭的慘烈程度。

博羅季諾村戰役後一星期,拿破崙大軍便到達莫斯科,竟然沒有遇到俄軍抵抗,他滿以為自己會受到英雄式歡迎,沙皇亞歷山大一世會出來向他投降。現實是莫斯科的大部份居民已經撤離,全城幾乎就像一座死城。

拿破崙在莫斯科的外圍過夜,晚上莫斯科突然發生大火,跟著克里姆林宮也起火。大火焚燒了三天,燒毀了三分之二的莫斯科,導致拿破崙的軍隊沒法得到糧食支援。

拿破崙在莫斯科待了一個月,也得不到沙皇亞歷山大一世投降的消息。莫斯科嚴冬的來臨,飢餓和缺乏禦寒裝備,致使拿破崙無奈要撤兵。然而,俄軍就在這段時間重整旗鼓,無情地追殺後退的法軍,但沒有跟法軍打大規模的陣地戰,而是以哥薩克騎兵予以追擊。

法軍撤退至位於立陶宛邊界的一條河流時,橋樑早已遭到俄軍毀掉。奇怪的天氣發生,本來結了冰的河面竟然溶化,致使法軍無法從冰面渡河。拿破崙的工程兵便建造了兩條臨時橋樑,讓法軍大部隊可以逃出俄境。這就延誤了撤退時間,部隊的尾部未曾渡過橋樑,俄軍的主力部隊已經趕到,法軍唯有立即燒毀兩條臨時建造的橋樑,以阻止俄軍渡河。然而,俄軍到了河邊,便停止了拼命的追殺,因法軍已離開了俄羅斯的疆土。

拿破崙返回法國後,元氣大傷,謠言說他已經死亡。他於1814年被推翻,放逐到位於地中海的一個小島。但他很快便逃出,於1815年重整旗鼓,卻被歐洲聯軍擊敗於滑鐵盧戰役。

這次拿破崙被放逐到位於大西洋的聖海倫娜島,這位一代梟雄於六年之後的1821年與世長辭。

拿破崙侵略俄羅斯的六十萬大軍,究竟剩下多少呢?最悲觀的估計是二萬多,最樂觀的估計是三十八萬。有一些估計是剩下六萬,是原來數量的十分之一。

拿破崙是法國人心目中的英雄,但在《戰爭與和平》中,他是大文豪托爾斯泰筆下的小人。《戰爭與和平》裡真正的英雄人物是庫圖佐夫元帥,他帶領俄羅斯民眾打勝這場衛國戰爭。而《戰爭與和平》的女主人翁娜塔莎在戰事結束之後,跟隨了勸說安德烈要原諒她的全俄首富的私生子彼德。

泛民說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第一次遊行,有一萬多人參加。第二次遊行,有十三萬人參與。期望6月9日的第三次遊行,會有三十萬人上街。

以泛民的超級通貨膨脹計算機,就算他們宣稱6月9 日有六十萬人湧出來抗議修訂《逃犯條例》,數量等於拿破崙進侵俄羅斯的大軍,意義上也等同1812年9月7 日的博羅季諾村戰役,是泛民氣勢如虹的轉捩點。

泛民聲稱6月9日的遊行是最後一次,若果政府不放棄提交修訂《逃犯條例》的草案,便會發動包圍立法會。

包圍立法會的意義就跟拿破崙進入了莫斯科一樣,沒有抵抗,法軍想幹什麼也可以,但就在消耗資源,直至耗盡為止。

拿破崙自1799年發威以來,一直所向風靡,就在1812年遭受到重創。泛民自2003年反對二十三條立法以來,一直也所向披靡,今次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遊行,大有可能是拿破崙的莫斯科之役。

倘若將來二十三條立法再次提交,可會是泛民的滑鐵盧戰役?

6 則留言:

  1. 可悲的是,這場戰爭的雙方也是香港人。

    美國不費一兵一卒便能使香港陷入內戰,太可惡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泛民只有能力破壞社會安寧,無能力打內戰,就算美國提供武器。這是一群知識流氓份子而已!

      刪除
  2. 香港內戰只有香港人在乎。必要時火燒香港對抗尾國在所不辭。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成長在補習、學琴、遊學、外傭的環境之中,他們身嬌肉貴,打內戰?在街上叫喊,在床上喊叫,還可以有其他毅力?

      刪除
    2. 有。碌地喊「我話畀媽咪知!」

      刪除
    3. 哈哈!我真是忽略了。你說得對,這班人躺在地上喊阿媽真是最有毅力!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