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1日星期五

港豬是否逃避自由


港豬是否逃避自由

美國於1920年代的農業失收中,大量農民走出來示威遊行,有部份遊行農民戴上面具,這些戴上面具的農民,破壞力超強。時至今天,歐美很多國家也禁止遊行人士戴上面具或口罩,因面具或口罩遮掩了潛意識裡的猛獸,牠們就會隨時跳出來胡作非為。

香港要禁止示威遊行人士戴上口罩,泛民會大力反對外,歐美白人國家也可能會聲援,因這些潛意識裡的野獸只在香港瘋癲,沒有咬過白人。遊行人士戴口罩的自由,北大人可否以人大釋法或基本法附件來禁止呢?6月12日的暴力示威,可會激起港府收回這項很多歐美國家也沒有的自由呢?而且,修訂《逃犯條例》暫緩,林鄭月娥已經作出了退讓,但泛民依然咄咄逼人,要脅林鄭月娥去干預司法獨立,釋放6月12日當天被捕的暴力示威人士,如此強人所難的要求,是否意欲逼使北大人收回基本法賦予香港的自由呢?這篇帖子會以一項著名心理學理論來探索一下。

埃里希‧佛洛姆(Erich Fromm)( 1900 - 1980),出生於德國法蘭克福一個宗教氣息極為濃厚的猶太人家庭,他是家中的獨生子。佛洛姆於1922在德國海德堡取得博士學位,成為一名精神分析學大師。他踏進青春期時有兩件事導向了他走上了人本主義心理學的道路:第一件事是少年對異性的情懷,第二件事是戰爭的爆發。

佛洛姆在十二歲時,他家庭中的一個朋友家庭,有一名25歲的女畫家。女畫家漂亮、婀娜而迷人,照顧著她醜陋患病的鰥夫父親,佛洛姆十分嫉妒。然而,噩耗傳來,佛洛姆認識的第一位女畫家的父親病逝後,女畫家跟著自殺,遺書要求與父親合葬在一起。這件事震盪了剛踏入青春期的佛洛姆心靈,他不斷問自己,為何會是這樣的?佛洛姆往後就在佛洛伊德的理論裡尋找答案。

佛洛姆十四歲時,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 - 1918)爆發,德國的宣傳是:我們基督教德國人是偉大的,而英國人就是廉價僱傭兵。這種製造仇恨的歇斯底里號召,嚇唬了年少佛洛姆的心靈,致使他後來在卡爾‧馬克思的著作中尋覓群體非理性行為的解釋。

因此,佛洛姆的人本主義理論,便融合了佛洛伊德和馬克思的理論,但主要是闡述潛意識的底蘊。

1934年,佛洛姆跟其他歐洲猶太知識份子一樣,因逃避希特勒上台而移居美國。佛洛姆隨之宣稱自己是一名無神論者。

佛洛姆在美國邂逅女精神分析學大師凱倫‧霍妮。霍妮也是德國猶太知識難民,她比佛洛姆年長十五年。他們二人不但成了心理學的研究合作夥伴,而且發展成親密關係。這是否為佛洛姆十二歲時,迷戀二十五歲女畫家的延續呢?

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 - 1945)打得如火如荼之際,佛洛姆出版他一生中最經典的著作《逃避自由》(Escape from Freedom)。佛洛姆認為自由是人類最重要的性格特徵。動物不會擔憂自由,因牠們以本能來生活。但人類的自由便會受到社會經濟地位的影響。

然而,中世紀時,大部份人也是受制於命運,農民的下一代也是農民,貴族的下一代也是貴族,基本上沒有改變。所以,生活在中世紀的人,是不會有中年危機的,因為他們沒有轉換職業的困擾。

直至文藝復興開始探求人性才是宇宙的中心,並不是神。宗教變革導向心靈的救贖。跟著是美國獨立和法國大革命的民主發展道路。工業革命導致農民和手工藝者變成了工廠工人,他們出賣勞動力,也成了消費者。隨後是俄羅斯和中國的社會主義革命,產生了參與經濟學的概念。

在短短的五百年裡,人類便得到了很大的自由。自由是難能可貴的,但當人們得到之後,就想逃避自由。

逃避自由有三個途徑:

第一是權威性格。這便猶如返回中世紀時一樣,人們把自己交了給其他人,或自己成了控制其他人的當權者。而在極端的情況下,就會發展成虐待狂和被虐待狂。

第二是破壞性。威權者對於痛苦的存在是消滅其他人,若果沒有其他人,便沒有人可以傷害自己了。倘若可以毀滅世界,就沒有人可以傷害我自己。逃避自由可以解釋了一些不分青紅皂白的骯髒行為,例如惡意破壞、欺凌、侮辱、罪行或恐怖主義等。

如果環境不容許一個人作出毀滅他人的行為,他便會轉向自己,例如濫用藥物、酗酒,嚴重的便會自殺。

第三是機械性的順從。人們把自己隱蔽在一個權威的等級之中,猶如一條社會變色龍。他跟周圍的人一樣,就不覺得孤獨。但是,他真實的自己便跟在社群中的角色分裂了。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一些抱著社會主義思想的歐洲猶太難民學者,在美國學府遭受到排斥和打壓。雖然佛洛姆在學術領域已經享譽盛名,但他也沒有例外。佛洛姆後來無奈地轉往墨西哥的大學任教和繼續學術研究。佛洛姆沒有在美國渡過餘生,他晚年返回歐洲,定居在瑞士。這位人本主義大師於他八十歲大壽前五天,突然心臟病發而與世長辭。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變成了顛倒是非黑白的要求,倘若港府應承,香港會變成亂七八糟,完全沒有法治可言。6月12日的暴力示威,以佛洛姆的理論來解釋,是暴力示威者以鐵枝和磚頭等作武器來施虐,但卻遭到警察鎮壓而變成被虐。這也合乎佛洛伊德的見解,施虐者潛意識裡是渴望被虐待。

究竟香港一些人是否想逼使北大人收回一國兩制來逃避自由呢?大家不妨從不同角度思考一下。

8 則留言:

  1. 年輕女畫家是不是看得太多生果日報? 可惜可惜!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看得生果日報太多會自毀?即是刺激死的本能。嘻嘻!

      刪除
  2. 行駛暴力的人通常都是弱者,內心充滿不安和恐懼,不知道如何釋放和表達,故以暴力的形式表達出來。

    內心安穩而強大的人,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不少研究認同你簡單的闡釋。很多這些問題也是自卑所造成。

      刪除
    2. 令我想起 阿Q 都係忽然做了革命人士,無辜辜的被斬首了 !

      刪除
  3. 請問是否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想做判官?

    一個婆娘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但你可以看一下我這篇舊帖,可以幫助了解這群人的心態。

      https://ancient2today.blogspot.com/2017/02/yellow-ribbon-black-and-white-thinking.html

      刪除
    2. 講真,我有時覺得我的內心,有一個長駐了很久的判官 (即時判對方錯,自己啱),要請佢走真是很不容易,雖然有時佢走了,但間中又會回來,令我時不時要天人交戰--有人話,最大的敵人是自己,確實如此。但我知道我的本性不是判官。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