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3日星期四

希特勒醒目過泛民


希特勒醒目過泛民

香港6 月12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二讀的立法會會議,一大群年輕人企圖衝擊立法會,結果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跟著阻塞中環的交通。倘若你相信這次騷亂只是一些激進的年輕人所為,與泛民無關,那麼,你就應該閉上眼睛禱告,祈求世界和平便足夠了。本帖子不適合你看下去,以免你思覺失調。

美國有4%人口患上反社會人格障礙,若果香港也是4%,以730萬人口來計算,便是29.2萬人。這29.2萬人之中,有多少會幹出激進暴力行為呢?這就不得而知。但患有反社會人格障礙的人,大部份也是男性,女性只佔少數。所以在激烈衝突中,只見到少數是年輕女生。

反社會人格障礙分成兩種人:Psychopath是叫人衝,自己「鬆」(逃跑)之徒,猶如黃台仰,通常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士。Sociopath是行就行先,死就死先的爛頭卒,一般是教育水平較低的草根階層。今次衝擊立法會和阻塞街道的年輕人,不一定全是Sociopath,當中也會有Psychopath的,但Psychopath就只佔少數。Psychopath通常是做編劇和導演,自編自導自演的並不太多。

泛民今次在幕後製造一個如此「激」的場面,意欲震撼西方白人國家來逼使港府撒回修訂《逃犯條例》,我們不妨以希特勒於1923年發動的「啤酒館政變」來探索一下,泛民這群精通歷史的Psychopath,卻沒有學到,甚麼叫做前車之鑑。

1923年11月8日,希特勒帶領數百名納粹黨徒,衝進慕尼黑最大的一家啤酒館,劫持巴伐利亞州的高級專員來企圖奪權。翌日,大約有數千名納粹黨徒走往巴伐利亞州國防部,但中途遭遇軍警阻攔,雙方隨之交火,結果造成四名警察和十六名納粹黨徒死亡。希特勒便躲藏在一個朋友的屋頂,他兩天之後遭到遞補,被判了五年監禁。

希特勒在獄中口述他的自傳《我的奮鬥》,由同被抓進牢獄的納粹黨徒赫斯筆錄。希特勒沒有完成中學課程,而赫斯就畢業於德國著名大學,所以,希特勒的書寫能力應該是有限的。《我的奮鬥》再經過一名天主教神父修飾才出版。這名神父在希特勒上台後的清黨行動中被殺害,可能是他知道元首的事太多之故。

希特勒在坐了九個月監之後便遭到特赦,但條件是他在兩年之內不得在公眾場所發表偉論。希特勒便利用這段時間建設和完善納粹黨的架構。

「啤酒館政變」教希特勒認知道,街頭暴力抗爭是不可能奪權的。他放棄了所有暴力行動,專心發展納粹黨的影響力。

1932年,納粹黨成了德國國會最大政黨。德高望重的總統興登堡惟有於1933年委任希特勒為首相。興登堡於1934年病逝,希特勒便成為德國最高元首。

從1923年的「啤酒館政變」到1933年希特勒上台,只是十年時間。而在這十年裡,希特勒完全沒有使用過任何街頭暴力,納粹黨只是靠在議會贏取席位。

泛民在近期兩次補選中也落敗,就慫恿反社會人格障的年輕人作街頭暴力。若果這個方法行得通,香港十分容易便烽煙四起,特區政府殘過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德國威瑪共和國。威瑪共和國也不容許希特勒以街頭暴力搗亂社會秩序。法國的黃背心運動,為何法國政府不撤走所有防暴警察,任何黃背心份子把巴黎破壞殆盡?他們也只是爭取自己的權益而已!何罪之有耶?

1871年統一德國的普魯士鐵血丞相卑斯麥有一句名言,從自己的失敗經驗中汲取教訓的,只是普通人。從別人的失敗經驗中汲取教訓的,才是智者。從佔領運動到旺角騷亂,到今天的暴力衝擊立法會,泛民汲取了甚麼經驗?

為何希特勒可以上台,泛民只可倒台?差別就在智慧。希特勒沒有完成中學,但他的智慧就高過泛民的高級知識份子。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