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31日星期三

反社會人格是否短命?


反社會人格是否短命?

香港自6月12日開始的暴力示威越來越激烈和頻繁,幾乎每個週末也有兩次,大部份參與者也是年輕人,但從十四、五歲開始穩固的反社會人格障礙是一輩子也不會改變的,為何大部份暴力示威者也是年輕人呢?原因是中、老年的反社會人格是不會冒險的。所以,他們就成了「香港媽媽」和銀髮族,走上街頭以和平示威支持反社會人格的年輕人,而不會自己去衝擊警方防線。

既然反社會人格的激進暴力行為只有年輕人才有,猶如喜愛刺激驚險運動的族群一樣,他們的平均壽命也是較短的。那麼,中、老年反社會人格的壽命跟社會平均值應該是沒有分別的,對嗎?因為他們已經捨棄了激進行為了。

最新的流行病學研究顯示,中、老年反社會人格是會顧忌死亡的,他們也會逃避遭受到逮捕的風險。然而,他們沒有同理心、對犯罪不會悔悟、擅長操縱其他人、自我中心和麻木不仁是恆久不變的。

美國載人太空宇航船,尤其是在穿梭機的年代,太空人的死亡率相當高,但五十年前的三位登月太空人,有兩位依然在世。吸煙、酗酒、濫藥的人可以十分長壽,但他們整體而言,平均壽命也較短。心臟病與性格有關,但並不是同一種性格的人就會有心臟病。反社會人格是一種永恆的精神和心理狀態,直至2018年的研究依然證實,這種性格破壞社會法治,在公司或機構便違反規章制度,而且是長期說謊者,他們不會因為年長了而消退的。究竟這種冷酷無情和自我中心的人格障礙,有沒有影響他們總體的平均壽命呢?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女心理學家安娜‧克拉斯諾娃(Anna Krasnova),分析了國家流行病學收錄庫(Epidemiologic Catchment Area (ECA))27年的死亡指數,收納的資料是以專業研究員在五個大城市面見16,000個人,當中478人是在牢獄中,研究員到訪過家庭和其他機構而輯錄而成。

在這27年的跟進研究時段裡,16,000人之中的6,868人死亡。而有420名確認患上反社會人格障礙的人士之中,有119位反社會人格是在死者之列。

這份發表於2019年的最新研究報告,克拉斯諾娃以統計學分析的結論是:在27年的跟進研究時段裡,反社會人格的死亡率是4倍於沒有反社會人格的人士。而死亡原因是愛滋病、癌症、肺病或自殺。

但是,反社會人格不會造成心臟病或意外死亡。然而,沒有反社會人格的人士,他們的壽命中位數(median)長過反社會人格的人13年。

一些其他研究已經發現反社會人格的人士較短命,但克拉斯諾娃的研究就知悉反社會人格短壽是與癌症和肺病構成關係。

反社會人格患上癌症的機會較高,主要來自吸煙。而他們死於愛滋病的風險很高的原因是共用針筒或濫交。

克拉斯諾娃和她的研究團隊認為,對反社會人格未曾穩固之前年輕人,進行深度治療,是可以減低這種人格障礙的凝固。

可是,香港有數以十萬計的人士,把願景寄託在一群反社會人格的年輕人身上,這些年輕人只會在街頭越戰越勇,可以治療的機會是零。

7月26日在香港機場圍堵和欺凌一名男長者的少年人、暴力示威者、「香港媽媽」和銀髮族、到處在店舖張貼便利貼來妨礙人家做生意、在地鐵車廂阻礙關門和胡亂拉動緊急掣的少年人,別以為只有這些人才會短壽。一些在互聯網社交平台慫恿暴力衝擊的鍵盤戰士,他們也屬於反社會人格之徒。因此,反社會人格的人賭命,不只是跟警察和社會對抗,而是一種自毀性格。

2 則留言:

  1. 所以天理循環,害人終害己是有科學根據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類似的研究在1979年和1982年也做過,你說得對!科學研究證實了害人終害己。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