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3日星期六

機師、護士,反社會人格!


機師、護士,反社會人格!

香港於7月28日晚上發生在中、上環的暴力示威,49名被逮捕人士之中,有44人被控以暴動罪,當中包括飛機師、護士、教師、文員、學生、無業游民等。反社會人格障礙人士的職業是無分貴賤或學歷高低的。無論是富貴或貧窮、博士或文盲,也可以患上反社會人格的。因此,機師或護士患有反社會人格,不足為奇!而且,飛機師的精神健康有嚴重問題而沒有被發現,因而導致空難,近代發生過兩次。

1982年2月9日,日本航空公司一架編號350的DC-8客機從日本福岡飛往東京的內航客機,在降落東京羽田機場時,於距離跑道末端980呎處突然墮下淺水之中,機腹碰到架設在東京灣海上的導航燈支架,導致駕駛艙和機身分離,機上166位乘客之中,有24人死亡,大部份是頭等機艙的乘客。

三十五歲的正機長片桐清二,他隨即除去機長制服和領帶,穿上給乘客穿著的開襟羊毛衣。片桐清二是第一批被救起的生還乘客,他向拯救人員訛稱自己是一名辦公室文員,是航機的乘客,來掩飾自己就是正機長。

副機長和飛行工程師受了重傷,拯救人員誤以為片桐清二已經掉入海中死亡,後來警方才在安排航機生還乘客入住的酒店找到他。

片桐清二有無故報案的前科,在接受了維持四個星期的精神病治療後復職。三個月後,他駕駛編號350航機才再度精神病發作而出事。機艙錄音得知,他在航機失事前突然高聲喊叫。

雖然意外調查報告有不同版本,但也確認機長患有精神病:一說他是患上心身症(Psychosomatic Disorder);另一說他是患上偏執型精神分裂症(Paranoid Schizophrenia)。機長可能在降落前的剎那間出現幻覺而想自殺,以致故意造成航機急速下墮。33歲的副機長和48歲的飛行工程師見到正機長行為怪異時,企圖重新操控飛機,但就來不及了。

片桐清二被控告上法庭,但因為精神失常而得以豁免刑責。他遭到強制精神治療後數年,被評估對公眾沒有危害,從醫院釋放回家。而且享有航空公司不俗的退休金過日子。

2015年德翼航空的一架客機,副機長趁正機長離開駕駛艙如廁時,把駕駛艙的門鎖上,然後蓄意操控飛機撞向法國阿爾卑斯山,造成149人死亡。雖然一般認為該名副機師患上了抑鬱症,但有心理學家質疑,該位副機長是患有反社會人格障礙,才會要全機乘客來陪葬。有興趣知道這個簡單的剖析,可以翻閱舊帖子「德翼副機師的精神探討」

參與暴力示威的國泰航空公司機師,就算被控暴動罪名不成立,他也有極大可能患上反社會人格障礙。而且,他被控暴動罪的官司期間,情緒可能受到極大困擾。萬一他突然想做流芳百世的「烈士」,在飛機駕駛艙喊叫「沒有暴民,只有暴政,時代革命,光復香港」,跟著操控民航機撞向特首辦,或中聯辦、或立法會、或機場大樓,怎麼辦?

保險公司的營運之道是「多買少賠,最好不賠」。如果發生這種事件,保險公司便會問國泰的管理層,為何他干犯暴動罪,還讓他繼續駕駛飛機?國泰管理層可以回應,若果把他停職,黃絲會在航空公司辦事處或櫃檯張貼「反送中」便利貼,航空公司辦事處和櫃檯頓時變成連濃牆,所以他們寧願冒飛機乘客可能被送終的風險,也不願把他停職。

日本航空公司機長的精神異常,當年並未知悉機長的精神障礙是如此緊要的。而德翼航空公司副機師的精神失常,事先沒有任何人知曉。但這名國泰航空公司的機師,他已經有全港觸目的暴力行為,倘若發生人為事故,保險公司是否願意賠償?

而且,若果這名國泰機師故意撞向某個目標,航機爆炸對目標周圍建築物造成損毀,和更大的人命傷亡,而保險公司又拒絕賠償,國泰有可能要變賣資產來賠錢,甚至於清盤。

此外,德國一名男護士Niels Högel被控在2000年至2005年期間,謀殺了近一百人,但專家估計他可能殺害了近三百人。加拿大一位護理院女護士Elizabeth Wettlaufer,被控告在2007年至2016年期間,謀殺了八名長者而罪成,判處終身監禁。這兩位患有反社會人格障礙的護士,心態跟變態連環殺手沒有分別。

中產階級也參與暴力示威,這是近期西方世界的常態,不是香港才有的奇聞。然而,牽涉到眾人生命的反社會人格機師或護士,把他或她追捧成「義士」,黃絲有幸死在他們陰氣之下,就會今生無悔,但一般市民大眾,可能會有不同的感覺吧!

25 則留言:

  1. 異見人士 (反對派)就是反社會人格!? 不要代表一般市民大眾發聲吧. blog主只代表一個個體. 如果東方世界是不容許反對意見, 就用投票方法選出人民代表發聲吧. 另一邊方向就一黨專政, 只可以拍手唱和, 都不是大問題, 大不了走回先輩的舊路.

    回覆刪除
    回覆
    1. 異見人士 (反對派)就是反社會人格!? 佛爺才懶理你的不實指控,正狗唔搭八

      刪除
    2. 文章講的是「暴力示威」人士,不是「異見」人士。

      行駛暴力的人,以前看過一些評論,說他們的精神狀態通常都比較弱,容易因為少少事情,爆發出暴力的行為。

      刪除
    3. Peter,示威者或可稱異見人任,香港人一向包容示威遊行,只要在法律規定下進行,香港人絕對沒意見,並一向行之有效幾十年。

      但觀乎遊行之後的非法集結,破壞公物,偷竊,暴力襲擊,拒捕等,這些就是暴力人仕。煩請你要污衊其他奉公守法的示威者,他們和暴徒們不是一樣的,謝謝

      刪除
    4. 「異見人士 (反對派)就是反社會人格!?」
      你把「異見人士」與暴力示威掛鉤,所以才出此言,對嗎?

      「不要代表一般市民大眾發聲吧.」
      你覺得自己代表市民大眾發聲,以致「投射」其他人也是如此,對嗎?
      我這裡只是發表自己的見解而已!

      我不懂得甚麼民主政改,你要講這些議題,請到其他社交平臺發言!

      刪除
    5. 匿名2019年8月3日 下午5:20

      異見人士 (反對派)就是反社會人格!? 佛爺才懶理你的不實指控,正狗唔搭八

      ---------------
      他潛意識已把異見人士 = 暴力示威。所以,我講暴力示威是反社會人格,他便會曲解我的意思。

      刪除
    6. Tammie2019年8月3日 下午7:26

      文章講的是「暴力示威」人士,不是「異見」人士。

      行駛暴力的人,以前看過一些評論,說他們的精神狀態通常都比較弱,容易因為少少事情,爆發出暴力的行為。

      ---------------
      同意你的看法。這些人的情緒抑制能力差,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之故。

      刪除
    7. 若果堅持奉公守法, 不用暴力去表達可能少數人意見. 送中條例已經通過了. 送中條例未過是因為一班暴力人士破壞立法會換來的. 你和我都因為他們, 享受了反送中條例. 如果大多數人支持送中條例, 為何不用一人一票方法解決大方向目標問題呢? 除非香港捨棄西方民主人權思想, 改走中國一黨思想. 大家都想自己意願做頭, 矛盾避免不了.

      刪除
    8. Peter兄,首先,我要聲明我支持修訂條例,將犯法的人受法律制裁是應有之義,不要幻想自己就是正義。
      第二,即使你反對修例,條例已在6月15日停止了。但破壞立法會是7月1日。連時間都唔清楚,其實你是否知道整件事件的因由? 如不懂的話建議多留意新聞,不要沉迷連登和facebook等偏向性媒體。
      第三,請下定義何謂你覺得的"西方民主人權思想"。如果現在暴徒的非法集結,破壞公物,偷竊,暴力襲擊,拒捕就是你認為的"西方民主人權思想",那麼我十萬個不要。最少,現今港府甚至中央政府起碼容許你有不同的思想自由,不同的出版自由,反之,現今的暴徒,只要自己不滿意,就可以圍吉野家,圍新城市,圍牛涮鍋,圍警局。滿口粗言,此容許自己的聲音,容不下其他人的想法。我想這只是暴民政治,恐怖政治

      刪除
    9. Peter Ng2019年8月4日 下午3:21

      若果堅持奉公守法, 不用暴力去表達可能少數人意見. 送中條例已經通過了。………………………………………………………

      =====================

      既然你支持暴力衝擊,你是否覺得自己患上了反社會人格障礙呢?

      刪除
    10. 如果大多數人支持送中條例, 為何不用一人一票方法解決大方向目標問題呢?
      ===
      Peter Ng兄, 你也不妨想想, 英國脫歐公投解決了什麼問題, 還是製造了一個問題?

      刪除
    11. 會否製造了另一個問題並不是由你或我來定,公投是一個民主社會應有的櫂利, 不過你生於共產國家應該不會明白, 希望你在有生之年會被共產黨制裁你

      刪除
    12. 除了反社會人格障礙,人口中還有妄想被迫害症,嚴重的會自殺。保重保重。

      刪除
  2. 從犯罪心理學和精神病學去看暴徒的行為,是較能夠接近事實的描述。反社會人格障人士是不會認知自己的問題的。無論他們做著的事是損人利己或損人不利己,大前題都是損人,其實都是在虐待警察和虐待尋常百姓而矣!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說得非常精闢和簡潔!勝過我的生硬理論!謝謝你!

      刪除
  3. 所以我近來認為,任何職業都只是為份人工。
    所謂的崇高理想、責任、道義,反而是第三方加落去的願望。


    婆娘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任何職業都只是為份人工。」

      對某些人只是為了一份人工,但不是全部人也是如此。

      譬如,一名在街頭售賣臭豆腐的小販,收入微薄和沒有社會地位。但很多人光顧他,稱讚他造的臭豆腐很好吃,他就會在這份微不足道的職業中獲得滿足感和自豪感,覺得自己有存在價值。

      刪除
  4. 航空公司應否把事主停職是個兩難. 不停職, 發生事故的風險看似不大, 但一旦發生, 後果不堪設想. 辭退, 馬上受到黃絲的威脅很大, 但損失卻未必如想像中嚴重, 甚至能順手清理一些淤血. 糧照出但暫時停職, 等待佢入冊之日自動消失, 可能是最佳做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若果要求涉嫌參與暴動機師去找精神科醫生檢查,然後由醫生提交一份精神評估報告,無事才可駕駛飛機,不知是否可行?

      這樣做,萬一出事,航空公司至少可以減輕責任。

      刪除
    2. 我就覺得不可取了, 出事的後果, 不單是保險責任問題, 而且還是整個品牌的信譽問題

      刪除
    3. 你說得對!猶如日本航空一直有優良飛行紀錄,1982年的空難,遭受到廣泛指責不是意外,而是集體謀殺,也成了日航1980年代第一次空難。

      刪除
  5. 做懷疑暴徒後, D空姐都可能怕同佢一齊執勤飛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唔驚都好難喇!容乜易,佢學日本航空公司機長片桐清二咁,降落跑道前突然失常,等架飛機跌落海架!

      刪除
  6. 佛爺講機師、護士、空姐,我重以為講易服活動添。真冇癮。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哈!我暫時修心冇性,所以,有制服,但冇誘惑!嘻嘻!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