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8日星期四

泛民支撐反社會的策略


泛民支撐反社會的策略

八月五日反社會人格之徒在香港幾乎癱瘓港鐵服務,來強迫市民罷工。他們繼而破壞交通燈,導致車輛和過馬路的行人險象環生。然而,泛民依然鍥而不捨地支持反社會人格之徒去搞亂社會,他們不怕得罪選民嗎?這篇帖子不妨重提一個曾經講過的理論來探索一下泛民的策略。

奧地利裔美藉社會心理學家佛里茨‧海德(1896-1988),他於1946年的論文中,首次提出「平衡理論」。這篇論文被學術界廣泛流傳,卻不為世人所知。直至1958年,海德出版「人際關係心理學」一書,「平衡理論」才為社會大眾所知悉。

「平衡理論」基本要素有:認知者 P(Person),與認知者相對應的個體 O(Other Person),認知對象 X(attitude object)。他們的三角關係如上圖所示。

這個理論是「認知者 P」要在這個三角關係中得到「平衡」,才可維持一段關係。這樣的說法聽來很抽象,就以一個實例來說明。


假如一位男生戀上一名女生,而女生是吸煙的,但男生就最不喜歡女性吸煙。這段關係就出現「不平衡」,因平衡關係出現兩個「+」一個「—」。

在這種情況下,男生就會試圖勸告女生停止吸煙,變成兩個「—」一個「+」,或改變自己對女性吸煙的態度,變成三個「+」來取得「平衡」。

男生試圖勸告女生停止吸煙來取得「平衡」

男生改變自己對女性吸煙的態度來得到「平衡」

然而,倘若男生兩種方法也做不到:他沒法改變女生吸煙的習慣,也無法接受女友吸煙。這段感情關係就會結束。

這裡用來比喻的「吸煙」,就是「認知對象 X」。它可以是不同的「事」、「物」、「信仰」、「理念」或「生活態度」等等,這要視乎男生「認知者 P」所持態度的「重要程度」。


「平衡理論」影響著今天的社會,尤其是商品消費市場,它就是「名人效應」的品牌代言人。

假如「山芭蕉」找成龍來做代言人,而喜歡成龍的人,就會食多幾條山芭蕉。然而,若果很多人對成龍也非常反感,那麼山芭蕉就適得其反,銷量便會大跌,只可留下蕉給自己食。因此,選擇那一位品牌代言人是十分重要的。

不喜歡成龍的人,就會不吃山芭蕉。

猶如高爾夫球名將「老虎‧活士」般,他鬧出緋聞,他的數項家庭產品代言人的合約馬上被終止。因家庭主婦憎恨他的婚外情,就會停止購買他代言的商品了。


這裡再次引用平衡理論來演繹一下泛民的策略,但就解讀平衡理論中的三個個體元素為三個群體,他們分別是「市民」、「反社會人格之徒」、「林鄭政府」。然後把「市民」代入「認知者P」,把「反社會人格之徒」代入「與認知者相應的個體O」,把「林鄭政府」代入「認知對象X」。

「反社會人格之徒」對「林鄭政府」的態度一定是「負」的,這個態度毋須置疑,但「市民」對「反社會人格之徒」,和「市民」對「林鄭政府」的態度就是變數,可以是「正」,也可以是「負」,這就是關鍵之處。

倘若「市民」對「林鄭政府」的態度是「正」,對「反社會人格之徒」便要是「負」,「市民」的心態才可得到平衡。


若果「市民」對「林鄭政府」的態度是「負」,對「反社會人格之徒」就要是「正」,「市民」的心態才可得到平衡。


從平衡理論可以清晰見到,泛民的文宣可以不停妖魔化「林鄭政府」,造成「市民」仇恨「林鄭政府」,「市民」就要同情和包容「反社會人格之徒」,才可得到心理平衡。或者,泛民美化「反社會人格之徒」,造成「市民」認為「反社會人格之徒」是追求理想的青少年,而且教導反社會人格青少年做一些假仁假義的行為來麻痺大眾,「市民」便會譴責「林鄭政府」對付暴力示威者,「市民」的心理才可得到平衡。或者,泛民是雙管齊下,妖魔化「林鄭政府」和美化「反社會人格之徒」。

因此,泛民支撐破壞社會安寧的反社會人格之徒,他們不一定在未來的選舉中失去市民大眾的支持,關鍵是泛民的文宣如何影響市民的態度。此外,市民對容忍反社會人格之徒的程度也十分重要,猶如一些遭受到家暴的婦女,一輩子也啞忍丈夫的酷刑或語言暴力而沒有離婚的。

美國有4%人口患上反社會人格障礙,當中3%是男性,1%是女性。以香港730萬人口計算,香港便有接近30萬反社會人格人士。而這種人格障礙在15歲時已經定型,減了15歲至18歲未有資格投票的年齡時段,若果是大約4至5萬人,泛民支撐反社會人格之徒,在選舉中至少也有25萬「鐵票」。加上泛民的傳統支持者,在選舉中依然不乏票源。

11 則留言:

  1. 在facebook見到這篇文章,深得我心。在這裡放出來,比較有興趣的是身邊黃絲見到這篇文章「反應」
    我相信藍絲的「反應」都是和黃絲一樣。

    把「蠢人」定於對方,自己永遠定義「聰明」一方。

    ///「對於善來說,愚蠢是比惡意更加危險的敵人。」

    1945 年 4 月 9 日,德國神學家潘霍華(又譯朋霍費爾)在集中營中被處死,年僅三十九歲。生前,他曾經積極抵抗納粹的興起,甚至計畫刺殺希特勒,但不幸消息敗漏,他因而被蓋世太保逮捕下獄。

    在獄中,他並沒有懷憂喪志,反而持續地寫作,寫下他對世界的各種思考。在他遇難後,好友將這些文字,連同他寫給家人朋友的書信,集結成《獄中書簡》一書。書中收錄一篇短文〈關於愚蠢〉,傳達了他對那個瘋狂時代的觀察與沉思。

    他寫著:

    「你可以抵抗惡意,你可以揭下它的面具,或者憑借力量來防止它。惡意總是包含著它自身毀滅的種子,因為它總是使人不舒服,假如不是更糟的話。然而面對愚蠢,根本無法防衛。要反對愚蠢,抵抗和力量都無濟於事,愚蠢根本不服從理性。」

    「假如事實與一己的偏見相左,那就不必相信事實,假如那些事實無法否認,那就可以把它們乾脆作為例外推開不理。所以同惡棍相比,蠢人總是自鳴得意。而且他很容易變成危險,因為要使他揮拳出擊,那是易如反掌的。所以,比起惡意來,愚蠢需要加倍小心地對付。我們不要再三努力同蠢人論理,因為那既無用又危險。」

    「要恰當地對待愚蠢,認識它的本來面目是必不可少的。十分肯定的是,愚蠢是一種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一種理智上的缺陷。有些人智力高超,但卻是蠢人,還有些人智力低下,但絕非蠢人,作為某些特定環境的產物,我們驚訝地發現了這種情況。」

    「我們得到的印象是︰愚蠢是養成的,而不是天生的;愚蠢是在這樣一些環境下養成的,在這種環境下,人們把自己養成蠢人,或者允許別人把自己弄成蠢人。我們還進一步注意到,比起不善交際或孤寂獨處的人來,在傾向於或注定要群居或交往的個人或團體當中,愚蠢要普遍得多。」

    「由此看來,愚蠢是一個社會學問題,而不是一個心理學問題。它是歷史環境對人的作用的一種特殊形式,是特定的外部因素的一種心理副產品。」

    「更進一步觀察就會發現,任何暴力革命,不論是政治革命或宗教革命,都似乎在大量的人當中造成了愚蠢的大發作。事實上,這幾乎成了心理學和社會學的一項規律。」

    「一方的力量,需要另一方的愚蠢。這並不是人的某種天生能力,例如理智上的能力遭到了阻礙或破壞。正相反,是力量的高漲已變得如此可怕,它剝奪了人的獨立判斷,人們放棄了(或多或少是無意識地放棄了)自己評價新的事態的努力。」

    「蠢人可能常常十分頑固,但我們切不可因此而誤認為他很有獨立性。人們多多少少會感到,尤其是在同蠢人談話時會感覺到,簡直不可能同他本人談話,不可能同他進行肝膽相照的交談。同他談話時,你碰到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一連串標語口號以及諸如此類的東西,這些東西有力量控制他。他已被他人作祟,他的眼已遭蒙蔽,他的人性已被利用、被糟蹋。一旦他交出了自己的意志,變成了純粹的工具,就再也沒有什麼罪惡的極限是蠢人所不會到達的了,但他仍然始終不可能了解那是罪惡。在此有一種惡魔般地扭曲人性的危險,它會對人造成無可補救的損害。」

    「然而正是在這個方面,我們意識到,蠢人不可能靠教育來拯救。他所需要的是救贖,此外別無他法。迄今為止,企圖用理性論證去說服他,絲毫沒有用處。在這種事態中,我們可以完全明白,為什麼試圖去發現『人民』真的在想什麼是徒勞無益的,為什麼這個問題對於負責地思考和行動的人來說也完全多餘。正如聖經所言︰『對上帝的畏懼,就是智慧的開端。』換言之,治療愚蠢的唯一辦法,是靈性上的救贖,因為唯有這樣,才能使一個人像上帝眼中負責任的人那樣生活。」

    「不過,在對人的愚蠢的這些思考中,也有一點可慰之處。我們沒有任何理由認為,大多數人在所有的環境中都是愚蠢的。長期起重大作用的是︰我們的統治者是希望從人們的愚蠢之中,而不是從人們的獨立判斷和敏銳思想之中,獲得更多的東西。」

    *迪特里希·朋霍费尔,高师宁譯,《狱中书简》,新星出版社,2011。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放這篇「對於善來說,愚蠢是比惡意更加危險的敵人。」十分有深度和啟發性!謝謝你!

      刪除
    2. 今天不枉了,上來連讀兩篇好文,謝謝!

      刪除
  2. 佛爺於2014年已經從雨傘運動帶出反社會人格障礙的文章,引起本人對反社會人格作了深度的學習和研究,雖然對現今混亂社會和人性醜惡改變不了什麼,但總算對現實釋懷了,在此說聲感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請不用客氣!社會永遠存在陰暗面,但把社會病態的一面美化,這是顛倒是非黑白和混淆視聽的。我只是希望可以讓一些理性的人,可以鞏固他們的信念而已!

      很多見到勢頭不對的人,卻沒法解釋這些所謂「社會運動」背後的歪理,我就希望藉著自己的少少知識,給理性的人見到可能的原因。

      患上反社會人格障礙的人,是會逃避講述反社會人格的文章的,他們更加不會去研究和探討。所以,我的帖文的目的,是沒有任何企圖去糾正反社會人格之徒的。

      我對人們行為心理的認知,只是蜻蜓點水,並不深入。或許,你對反社會人格障礙的認識比我多很多了。

      刪除
  3. 簡單講,不過是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 (負負正),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 (正正正)的道理而已。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從另一思考角度總結得十分簡單而概括。謝謝你!但我從你的簡化總結,作一點補充,敵人的朋友就是敵人(負正負)。嘻嘻!

      刪除
  4. 很多見到勢頭不對的人,卻沒法解釋這些所謂「社會運動」背後的歪理,我就希望藉著自己的少少知識,給理性的人見到可能的原因=====

    其實佛爺釋放了我的抑鬱,再次感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請不用客氣!我只是講出一些簡單理論,最重要是你自己想通了。

      刪除
  5. 咦,我對林鄭政府也是負,不過對流氓是再多負幾十倍吧,講得通嗎?哈哈。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此複雜的負數,我想不通。嘻嘻!

      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若果閣下是以http://www.feedly.com來取代Google Reader(谷歌閱讀器),本blog的「訂閱」功能,是支援feedly的。

步驟很簡易,只要在本blog右上角訂閱「文章」「所有留言」中,選取「Atom」,然後再選擇綠色的「add to feedly」圖案,再選取「Subscribe」和「Save」便可以了。